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月亮


□ 郗村

郗村

  天已经黑了.我经过二瘸子看窑场的小屋,远远看见没有亮灯,还松了口气。我已经贴着对面墙根走过去了.二瘸子的声音却从后面传了过来。他喊站住,我就不敢再往前走了,他喊回来,我便乖乖地走到他跟前。

  看上去他好像一直就站那里.倚在门框上。他倚在门框上,歪头看着我,不时把什么东西隔老远扔进嘴里,旁边还站着他的大黄狗。他好像在吃料豆吧,我吸了下鼻子,一股炒料豆的香味儿蛇一样钻进我鼻孔里。

  我垂手站在二瘸子跟前,四周黑乎乎的,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白多黑少的眼珠子却很清楚,骨碌碌地在我的身上转来转去。他又把几粒料豆扔进嘴里.嘎巴嘎巴地嚼出很大的声音,然后朝我嘿嘿地笑了起来,“妈拉个巴子的!”他说,他嘴里噙着料豆,舌头发直,“这还差不多!”

  “对了,你吃饭了吗?”他又说。我刚想朝他点点头,但他已经转身进了屋,声音也从他一瘸一拐的身影里传过来,“你给我进来!”

  他的声音里,大黄狗跑在了我前头。

  外面都黑了.屋里更是黑得伸手看不见五指,满屋里都是料豆的香味儿,还有些小虫子弄出的奇怪的声音.一想到那些永远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小虫子,我身上便冒出很多的鸡皮疙瘩。但我还是走到二瘸子跟前。二瘸子转过身,把手朝我伸过来。“给,”他说。

  是一把料豆,我犹豫着接住了。

  “操他娘,”二瘸子好像在对我说,又好像在自言自语,但是恶狠狠的,“我就不信我赵广发还制不了他个外来户了!”

  赵广发是二瘸子的大名。

  “我不信我还制不了他个地主羔子!”二瘸子又说。

  我就想到了老韩。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想到了老韩。老韩是我们大队从外边请来的烧窑师傅,已经在我们窑场待了很多年了,已经成了我们村的一员,但他平时很少跟人来往,不知怎么会得罪了二瘸子。但我希望是老韩得罪了二瘸子。

  我看着二瘸子。只是屋里太黑了,我看见的只是一团黑影和他旁边狗日的大黄狗。我害怕大黄狗可能比害怕二瘸子还要更多一点,它每次看到我都凶巴巴的,嘴里还经常发出呜呜声,而这时它这么近的站在我跟前,嘴里呼出的热气儿都喷到了我脸上.我便禁不住哆嗦起来。

  “看你这熊样!”二瘸子突然骂了我一句,抬起他那条瘸腿扫在我身上。他好像没怎么用力可我还是一下子倒在地上。我一倒在地上大黄狗的脑袋便高过了我,一感到这畜生对着我的居高临下,我一骨碌便爬了起来。我想哭,可是我忍住了。我仍然看着二瘸子。

  “二叔。”我怯怯地喊了一声,还是带着哭腔了。

  我听见二瘸子的牙咬得咯咯的。

  二瘸子伸手便把我拎了起来.像拎一只小鸡,随手又把我扔到了旁边的床上,接着又用手卡住了我的脖子,却也没太用力,“你个狗日的,你给我听着!我又没说让你去杀人,你怕什么?我又没让你去放火,你怕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