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左手


□ 石舒清

哈格把洗净的摩托支起在院子里,蹲在一旁怔怔地看着。摩托被腹下的双撑撑起来,显得轻盈。头前的两面小镜子高高地指向两边,像蜻蜓的两个长长的触角。一面小镜子上强烈地闪烁着日头的光华。与刚刚洗完时相比,慢慢晒干着的摩托就显出一种陈旧来,即使同一片车瓦,也因一段与另一段干湿度的不同而显得两样。依然有水滴由车腹下三三两两掉下来。周围有许多小水坑儿,但已经显得像陈迹。随着晾干,淡淡的污迹会不断地显明出来,哈格就一次次上去用抹布擦着,然后又退到一边,似在等着另一些污迹出来。有时他虽然仍在看着摩托,目光却显得迷离和飘忽,一时好像心思飘到别处去了。等他思绪回来,再一次看到摩托时,他的眼神会因此有一个变化。两只轮胎却是崭新的,胎纹宛然,连轮胎上那一个个支棱着的小皮柱也还在的。哈格把摩托买回来后,又下决心换了新轮胎,前后都换了。摩托嘛,说来最费的还是轮胎。油加得多足,油门给得多高,要是轮胎不行,一个小石子儿也能硌破,那总还是跑不起来的。这就和人的两腿一样。
实际上哈格得到这辆摩托,事出偶然。
哈格牵了牛去涝坝里饮水,牛忽然立住了拉粪。哈格就等着让它拉完粪再走。牛拉粪的时候一脸平静,好像拉粪只是屁股的事情。这时候村里的油旦却骑着摩托从一边过来了。油旦的车后还捎着一小股芹菜。两个人闲闲地拉呱着,不知怎么一来,就说到了用牛换摩托。一开始还是个玩笑话,但说着说着两人都认真起来。油旦就把摩托灭了和哈格谈。油旦说他这辆摩托六七成新,买的时候四千六,现在两千块钱是没问题的。他说你这个牛能值多少钱?能值两千吗?它还不是个母牛。哈格的牛是不错的,即使油旦也不能对牛说出不好的话来。只能找出它是个公牛而不是母牛的毛病。哈格一时脑子里有些乱,简直是乱得很,他是从来没有拿自己的牛换什么的想法的,他只是想着等牛把粪拉完,拉去涝坝里饮了它,然后再把它拉回去。但不知怎么一来已经谈到了这一步,而且深陷其中似的,使他觉得不便脱身了。他一时想不清自己是否愿意做这个买卖,但也在权衡着用牛换那辆摩托车是否划算。他不停地打量着摩托,像在估算着它的价钱似的。油旦却好像下定了决心要做成这个买卖的,他将嘴角的白沫都说了出来。他说来说去,就使得哈格觉得他们之间是应该做这么个买卖的。虽然他觉得还是有些不对劲,有些突然,然而怎么办呢?已经与人家说到了这一步。但他觉得换一辆摩托也不错的,这使他觉到一种新鲜感。村里骑摩托的人也有好几个,但哈格觉得这与自己无关,他也不羡慕他们,我啥时候能和他们一样骑上摩托啊,这样的想法,他也是没有的。但是没想到摩托原来也是很容易骑上的,原来可以拿自己的牛换摩托,这使得他觉得新鲜,甚至隐隐地有一种说不清的激动。他想着他要是骑着摩托出现在老婆孩子面前,她们会是什么样子。一定和他拉了牛回来不一样的。但是他看着牛和摩托,拿不定主意。牛闲闲地甩着尾巴,听任一只苍蝇在自己的脸上飞起飞落,好像他们所谈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油旦说,他快要给儿子娶媳妇了,正打算着买牛呢,没想到碰了个端,这样他就不必到城里去买牛了。他的意思是,不再说吃亏占便宜的话,一对一,一个把牛牵走,一个把摩托骑走,干净利落,不找麻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