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坐在夏季雨声里


□ 苏会玲

坐在夏季雨声里
苏会玲

此时,我坐在南方夏季的雨声里,听着四面噼啪。这是南方长夏里某个雨季的豪雨。由于我即将离开以湿以热著称的南方,去到以干以冷闻名的北方,所以,能坐在南方夏季的雨声里,这样的经验将不会多,也是带了几分浪漫忧伤与自恋色彩的体验吧。雨下得有些时日了,常常是夜半悄悄下来,在半梦半醒之间你感觉得到;不然就是侵晨时分,让你在突如其来的一阵寒意里打个透心凉的冷战惊醒来,胳臂碰到冰凉的枕席。梳洗罢,我坐在一张绿骨架的乳黄色仿藤椅子上,雨下得模糊了晨昏。我有一扇望得见远天的宽大窗子,一大片浓烟似的乌云霸占了半边天空,雷声隐隐,在乌云深处发号施令,你不知道这个播云弄雨的军团还要酣战到几时。不过这雨并不令人焦灼,我们刚送走一长串酷热的日子,在那串日子里我们汗流浃背,心烦意乱,夜夜转侧,电扇呼呼直转,空调呜呜低鸣,游泳池全天开放,海边成百上千的人剥了衣裳把自己扔进大海里“煮饺子”,就差不能剥了身上这张皮了!听天气预报成了日课,人们忧心忡忡地听着一个罕有的高温徘徊不去,所有的人祈求它别再往上蹿了!现在,梦一般地我们跌入雨季里了。毫不含糊,是被老天爷从火的世界扔进了水的世界。夏季就是这样一副大开大合的手笔。夏季正是这样一个水火交缠的季节。

雨下得真有长性啊,一场接着一场。我在耐心等待这场雨歇口气好出门去,可是它喘息未定,跟着又来了。宽阔的玻璃窗被我拉上了,亮晶晶的水珠挂在上面,窗外全是不能吃的“清汤挂面”,我只好画饼充饥。我在屋子里亮起了一盏有温暖光芒的落地灯,在一张茶色玻璃几上写着字,做着一个被雨困在家中的读书人常做的事情。在雨声的包围里我用笔自言自语。想着雨把大部分人留在了室内,雨天活动取消了许多;想着有些伞这会正在街头移动,但不会像丽日晴天那样多姿多彩、兴高采烈,在一场豪雨下,伞多半是狼狈的,不会有细雨漫步时的诗情画意。大雨里,伞在街头移动着,为公务、为生计、为急事,为计划、为责任、为承诺,欲罢不能地在雨中移动着。在雨中赶路的人是有使命感的。而在另一些时候,匆匆行走在雨中的多半是些疲惫的身影,朝着一个叫做“家”的方向。这时候,再大的雨也别想阻拦他们,前方就是他要归去的“风雨庐”。即便天色昏暗人们也不会错辨晨昏,一次次地变换着行走的方向,循环着一生之中须无数次循环的内容。雨只是添了些行走的跌宕罢了,有了深一脚浅一脚、脚底打滑、一个趔趄、半个“落汤鸡”之类的小小险阻,有了烟笼雾罩的凄迷、顶风冒雨的悲壮。
这些日子云一不留神就厚积了一大堆,天空低低的,是云层把它往下拽,要压到头顶啦!人们似乎从呼吸中就感觉得到头上酝酿的雨意,彼此传递着情报,用生动的土话说:“天又想落雨了!”像是说给对方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这成了两个人相遇寒暄最容易找到的话题。彼此说着天,有时指骂它两句,这云翻雨覆怪脾气的天,听起来是个上了年纪的、昏了头的、叫人骂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随他去的老糊涂!啊,天又想落雨呢!拿它没办法,各人好自为之吧。是没话找话,是提醒是告诫,也应有些关切和叮咛在里头的:可别忘了带伞啊!可别忘了带上雨衣啊!走路留点儿神……
什么东西滥起来都是个灾。第一场雨那叫“久旱逢甘霖”,花欢草笑呢。龟裂的田地,干渴的庄稼,嗓子眼冒烟的青蛙,以及为这事心急上火了好一阵子的农民,甚至屋顶上差点儿与烈日擦出火花来的瓦片,全在第一场雨里欢呼。雨连下数天,形势急转直下,原先摩拳擦掌的抗旱人马一变而为抗涝大军,“防汛抗旱指挥部”两手准备,水火兼战,眼下呢,自然是把前面那个“汛”字当作头号大敌严阵以待了。雨会把绿野乡间变成一片汪洋,也会在石头城里制造一片浩瀚。那天下班时间,朋友在某交通道口拿“小灵通”向我报告:“到膝盖啦!”是说地面上来不及排走的雨水。哟,还乐呢,趟水吧,你!几年前一场台风雨曾经把我上班的几条路拦腰截断,我左奔右突,无计中也走了一回“钢丝”,推着车子,在其中一条道上齐腰深的水中踩着一段矮墙头摸索着渡过。也许,每天上下班的日子太平凡了,雨故意为我制造些惊心的记忆!
听雨是一项丰富的经验:哗哗啦啦,噼噼啪啪,淅淅沥沥,滴滴答答……雨是乐师。有时候它是鼓手,击鼓而来,把邻家阳台伸出去的铁皮顶敲得咚咚响;有时候它是琵琶手,“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有时候,恍惚间似闻千百条蚕一齐啮食起桑叶来,沙沙,沙沙……直咬到耳根,这是雨以最体贴的方式轻轻悄悄地来,毫不耸动。雨声壮起来,所有的市声都要没顶的。你把困倦的身体安妥在这样的雨声中,定能得到最甘甜的梦!然后某个时辰,当身体一寸寸醒来,你会感到,雨霁的天空像块潮水退尽的沙滩,袒露出许多亮晶晶的小贝壳、圆溜溜的小石子,那是树上鸟儿的歌声,水洗般清亮。“天籁俱在,让人放心”。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所有的云都是要变雨的,所有的雨又都要再次化云的,云情雨意,就像扯不清的前世今生。风来撩撩云的鬓发,摆摆它的尾巴,扰扰它的春心,云就摇摇欲坠,于是云情化为雨意。云是一团团漂浮的海,它们集合在哪座城市上空,哪座城市很快就会湿透。云是可畏的。南方夏季的天空多的是变幻莫测的云,你完全不知道,云什么时候又要策动下一场的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