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卓筒井:串起古代与现代文明的链条


□ 刘 睿

缓缓流淌的天灯河两岸,草叶顶着绵密的小雨欢快地滋长,云气把天空压得很低。盐工老严站在红湿的漫坡上看着小筒匠忙活,吊上引杆、接上汲筒,蹬几下吱扭的羊角车,再拽住强韧的篾绳,百来斤的装满卤水的汲筒就从海碗粗细的竹井口被提上来,钩开筒底的牛皮钱,白花花的卤水一下喷涌到填了胎的竹篓子里。盐水特别重,不怎么显眼的两篓能将担在肩头月牙一样弯的扁担拉成反弯。
卓筒井:串起古代与现代<a href=文明的链条图片1" />
老严一点也不喜欢这酷夏里的连阴雨。因为灶上熬这些盐卤要多耗不少柴,更重要的是如果清水渗到井下,说不定哪股寸劲儿井里就会“塌腔”,接着总是有很多的麻烦。
四周起伏连绵的葱翠丘陵挡住了更多眺望的乐趣,只剩下成片成片养眼的绿色,湿湿的空气里好像随时能攥出一把水来。在他前方几十米外的半山腰上,一座粉墙黛瓦的房子上一直冒着熬卤的袅袅青烟。当地人都到这大顺灶柜上买“花盐”,有时候还能要来些刚出井的卤水,沉淀一下用来泡菜,格外的脆口咸香。
老严的儿子严昌武,14岁就跟他学打井和修井的手艺,尤其是制作那些精巧无比的工具,这是从宋代年间祖辈相传下来的手艺。他对儿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让他成为一名十里八乡都备受尊敬的“懒子”,这在所有的盐工行当里是惟一较轻松的工种,相当于今天的工程师级别。据说“懒子”一名的得来是因为“灶户”(盐井、盐灶所有者)希望他们的井能天天不出事故,永远不用维修,自己的“懒子”从早到晚只是耍。
上个世纪早期,四川盆地中部有很多盐井遍布的乡村,上文的这幕情景就来自蓬溪县大英乡(现大英县卓筒井镇)一个叫大顺灶的地方。这是民国末年108家古老盐灶中极为普通的一家。给这些盐灶提供卤水的是周边田地山坡上的一些古老而又神秘的小口盐井,它们的开凿和维护工艺都直接传承于宋代,在没有任何动力设备的情况下,用土法掘出的井深可达一百多米,而直径仅十几厘米。鼎盛时期,用于给盐井遮挡天雨的竹棚和那穿棚而出的“引杆子”布满缓坡和田间,一时间密如繁星,一度卓筒井在大英县竟有1171眼之多,说来都是一幕让人浮想联翩的风景。
卓筒井:串起古代与现代文明的链条图片2
时间是历史的车轮,似乎总要碾碎一些东西才能前进。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尚在运转中的老盐灶9家,老盐井41眼,熟练掌握钻井(打井、修井)、汲卤、浓卤、制盐这些传统工序的老盐工也是人才凋零,严昌武这时候已经在灶上工作了近一个甲子,深孚众望。到90年代初,国家规定只能生产和销售加碘盐,许多乡间的灶房、土井很快被拆毁一空,终于退出了新中国盐业生产的舞台。
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的程龙刚曾参与过卓筒井的鉴定工作。他饶有兴趣地讲起25年前,温哥华世界钻井技术研讨会上的那次关于人类最早钻井史的争论,当时俄罗斯人和美国人正在为他们二三百年的钻井史争辩、激动,与会的中国代表一语惊人,“我们中国人早在一千年以前已经能使用钻头挖掘到几百米深了”。
这在英国著名科学史专家李约瑟博士所撰述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也有鲜明的论述:“今天在勘探油田时所用的这种钻探深井或凿洞的技术,肯定是中国人的发明,这种技术在汉代就已经在四川加以应用,不仅如此,他们长期以来所用的方法,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利用蒸气动力以前所应用的方法基本相同,开创了机械钻井的先河”
国学者敏感地注意到,李约瑟博士文中所提及的深钻技术在中国古代文献中也有诸多记载,但准确的时间应该被界定在宋代。于是1985年3月,由清华大学白光美教授与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组成盐史考察队根据北宋大文人苏东坡《蜀盐说》中所做的描述,深入四川盆地寻找证据,万水千山走遍,终于在大英探访到了大英卓筒井,随后出版的《中国井盐科技史》一书第一次将大英卓筒井作为“宋代卓筒井的活化石”载入史册。
卓筒井:串起古代与现代文明的链条图片3
当年苏东坡的《蜀盐说》里这样写道:“蜀去海远,取盐于井自庆历皇以来,蜀始创‘卓筒’。用圜刃凿,如碗大,深者至数十丈;以巨竹去节,牝牡相衔为井,以隔横入淡水,则咸泉自上。又以竹之差小者出入井中为桶,无底而窍其上,悬熟皮数寸,出入水中,气自呼吸而启闭之,一筒致水数斗。凡筒井皆用机械,利之所在,人无不知。” 苏东坡的这篇《蜀盐说》,无意间得以让中国人的这项伟大发明没有成为一段消失的历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