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年


□ 许如雪

  许如雪彝良角奎镇人,暂居昆明,供职于《中国信用财富网》编辑部,喜欢文字,任神州诗歌文学论坛散文版首席版主。
  
  彬发来短信:觉得很渺茫,回首曾经,虚度了光阴,厌倦了一个人的漂泊.寂寞的时候想哭,却强忍满腹心伤,是无人倾听的疼痛,任秋风撕扯心扉,曾把一切寄托与网络,可回到现实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雪,我就剩下你一个朋友了,现在经常一次次被记忆惊醒,怅坐床端,细数往事点点滴滴,二十年算是白活了,说是人生苦短,我却奢侈地挥洒青春,我不敢眺望,模糊的前路,竟然没有一个能刺激我的光点。
  上高中时候,我们玩得好的几个总是一起逃学,一起打闹,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七八个好友相约去了河边烧烤,那晚的月光很亮,亮得我可以很清晰透过彬的眼眸看见他的忧伤,他在我的身边说他的故事,说自己在转学前因为叛逆,害死了自己的女朋友,我就想,如果自己的男朋友被人拿刀砍,我也会为他挡吗?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对爱情总是奋不顾身的。我安静地听着,我不敢想象我身边的他,会有着如此疼痛的过往,阳光下,我们的笑脸都是那么的灿烂,我们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忧无虑。一直认为我们就是贪玩了点,可是,在他沉默的背后,那些被埋葬在心里的东西,除了自己,又有谁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疼痛呢?
  那晚之后,彬再也没有提过那件事情,我想,他终究还是想把那属于他的疼痛深深地埋起来,不再触碰。高中毕业后,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开始着各自的打工生涯,偶有电话,都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题。知道他在闲暇的时候,会没日没夜地打着网络游戏,我就在想,他是否觉得在虚拟的世界里能找到真实的自己呢。转过身来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呢,用这样的方法逃避过往,真他妈的傻。
  还能清晰的记得分开的时候,我们举杯,祝愿友谊天长地久,祝愿,我们都会有更好的明天。那个时候,我们都企图为对方留一个美丽的梦。
  现在,恍惚之间才忆起,我和彬居然有好几年没有见过面了。这些年,我常常对身边的人说,时间能吹散那些凝聚在我们心里的疼痛。可是我知道,即便这样努力的一遍遍诉说,也掩盖不了自己心底那些清醒的疑惑,属于我们的疼痛的过往,似乎在时间的轮回里被淡忘着,但,那些久经岁月风干的伤痕,再也无法完好如初。
  对于收到彬的这样一条短信,我是有些意外的。更没有想到在他的心里,把我当他唯一的朋友。我是这样觉得荣幸与开心,能在他的心里以这样特殊的份量而存在。高兴过后却是深深的自责,自己对他的关心似乎太少了些。
  总归是好的开始吧,我们都这样认真的努力生活着,至于生活能赋予我们什么,我们无从计较了。
  就是这样,我们按自己的方式一路走来,经历着正常孩子没有的经历,大声地说着不后悔,夜晚的时候,会在酒吧灌自己很多酒,然后大声的笑着,笑累了,便蜷缩在角落大口地吸烟。清晨,仍然微笑着穿梭在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中,看过往的人群,只是想起流年旧事,会仰头对着刺眼的阳光,轻轻闭上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