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能忘记的一天


□ 潘洪君

东北光复,对于生活在黑龙江省宁安县伏塔密村黑牛背屯(现海林市柴河镇朝阳村)的人来说,谁也不能忘记1945年9月2日(农历7月26日)那一天。
400多日本鬼子打着无条件投降的幌子,突然包围了只有40几户人家的小山村。手榴弹、“撸杆炮”(掷弹筒)、歪把机枪、水压机枪(轻、重机枪)、轻重火器一齐上,密集的子弹像蝗虫乱飞。虽然屯子里只有23条枪,又缺乏弹药,刚刚武装起来的山里人,在苏联红军长驱直人,东北抗日民主联军全面胜利地鼓舞下,村自为战,人自为战,硬是坚持了将近8个小时,直到抗日联军(即东北民主联军)配合苏联红军押着日军将领赶来收降。这是为全村200口人免遭血洗而英勇战斗的一天。
黑牛背离柴河镇48华里,距牡丹江市不足百里,原是茫茫林海,没有人烟。
1930年前后,才有人进山放山 (挖“棒槌”,即人参)。白俄将军在横道河子办了个林业公司,这里才有了采伐的工棚子。伪满州国时,日本侵略者在华疯狂掠夺森林资源,建立了大岛洋行、近藤公司、海林公司,从头道河子经黑牛背、梨树沟、仰脸沟、四十三、三十五、七里地,往横道河子修森林小铁路,跑蒸汽机车和内燃机。当时黑牛背站是森林铁路交通枢纽,四通八达,北通炭窑沟(后改为太阳沟)贮木场;沟外通头道河子与柴河奔二道、三道森林铁路相连;西南过西大桥通小青沟、大青沟,里面还分两个岔;往西,经黄牛背大桥过梨树沟、仰脸沟到横道河子是终点站,与中东铁路相连。火车站有修车地沟,加煤的煤台和机车上水的水楼子。沿头道河两岸遍布炭窑,北沟为牡丹江火柴厂做“洋火木”,大、小青沟采伐,炼松焦油,南山海林公司养军马。林业工人过百,住户日增,有买有卖,便繁华起来了。
抗联五军在这一带活动,受到山里人接应,日本鬼子十分恼火,加快了归屯并户的步伐。
黑牛背设立森林警察署,代管民事与社会治安。当时警衔有警员、警长、警尉补直至警尉,穿马靴,着警服,挎洋刀,仗着日本人狐假虎威。在刺刀逼迫下,被分散在南山北岭的民宅强行拆除,统一拉街基号,挖一丈五尺深土壕,反出土筑起土围墙,土围墙上又夹上小饭碗口粗的柞木杆杖子,鬼子认为抗联插上翅膀也飞不进来。东、西、南设了三个门,四角筑有炮台。上山干活,出村种地都要查“良民证”。穿的是配给的更生布,吃的是配给的橡子面,发现偷吃大米、白面,抓你经济犯。村里只让挖两口水井,还要上锁加盖。人们像生活在集中营里,受到伪警、宪兵、特务的监视。伪警、宪兵、特务以反满抗日为由,对村民吊打非刑,轻者灌辣椒水、坐老虎凳,重者送矫正院。前趟街姜殿英的父亲就被警察署以通匪名义百般迫害,折腾得没有人形,奄奄一息,抬回家不久就死了。村里40几户,平均每户都有一人被抓过劳工,去鸡西下煤窑,修牡丹江海浪、宁安沙兰、东京城飞机场。干的牛马活,吃的猪狗食,工棚又凉又潮,不死算捡条命,也大都落下残疾。就拿二叔潘成江来说吧,小鬼子倒台,才从飞机场工地跑了回来,患了风湿性关节炎,走路一瘸一拐,膝盖红肿,终生未愈。后来发展成风湿性心脏病,一条命就这样给丢了。种地要交“出荷粮”,派你“勤劳俸侍”;于山利落(林业工人)也要受鬼子、汉奸把头层层盘剥。那年头暗五天日,亡国奴的苦处说也说不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