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伟大与神圣


□ 东壁逸人

  写下题目,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这么大的题目,在不长的篇幅里书写我与《北京文学》的情缘。
  稍经调整,脑中梳理出的还是“伟大与神圣”字眼儿。不过,伟大已不是空洞的伟大,而是伟大的北京,神圣也不是缥缈的神圣了,而是神圣的文学,简而言之,是伟大与神圣的《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走过了60年的风雨历程,她发表的作品和成就的作家自不待言,拿起笔来颂扬一番实不为过。不过,我与《北京文学》的接触才仅仅八九年的光景,说些大话尚欠妥当。那就说说我自己吧,记得2002年从多种媒体获悉,《北京文学》倾情为读者免费试读。这个信息对一贯关注并热衷于文学的我当然是个好消息,经深思熟虑后,我把橄榄枝伸向了联系人应显明和代兴伟老师,很快收到了他们寄来的2002年第6期《北京文学》。
  世纪之交,我接触到的文学刊物,都在改头换面,扩版增容,以此来获得文人学士们的青睐。据说,样刊也是改版后的新版本了(至于改版前是什么样子,当时还是个谜,不过后来,我还是得到了一本1992年2期的杂志)。新版本新杂志,当然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有一个习惯,心仪的书报刊并不是马上读完的,而是余味悠长地慢慢品读。当期的压轴是叶辛的一个中篇,素材好像还是下乡知青的事儿,但是口吻和创作技巧变了不少。我读过十卷本的《叶辛文集》,两相比较,叶辛创作上的与时俱进真是了得,按河南的话说叫做,得劲儿。当然啦,其他篇章也都给我不同程度的精神震颤。
  作为杂志的主办方有胆量让读者免费试读,这决不是盲目的蛮干,或者一时冲动所为。就是常说的那句话,没有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儿。正是因为敢于这样付出,必定有让读者认可的作品奉献出来。我想,收到样刊的读者,放弃订阅的人不会很多,于是,从2003年起,我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北京文学》了。
  中原小城,在我的文学沙龙圈子里,人数十来位,杂志几十种,唯有我的《北京文学》最抢手。不过,分享好的作品,正如分享幸福一样,越分越多。我们探讨扛鼎之作,我们参与公共话题的研究。让我记忆最深刻的话题是高考利弊的大讨论,其中一位的总结我非常首肯,那就是,无论目前的高考有多少弊端,可是,目前还没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来取代它。是呀,我们都是高考的受益者,它的公平与公正性,让很多在其他状态下无出头之日的人,有了一片施展才华的蓝天。让人遗憾的是,“非典”那年的秋天,不知什么原因,邮局给我弄丢了一期,让我沮丧透了。那期的作品,不说分享,就我自己也品评不了啦,能不沮丧吗?
  读文识礼,吸纳创新。从接二连三的作品里找到了感情的共鸣,也让我斗胆向杂志社投去了稿子。其实,也不是无原则的乱投,把上鲁迅文学院交的作业,老师批改返回后再修改一遍,才有勇气投去的,但终因自己水平有限,或文稿不对路,而未能登上那神圣的殿堂。虽未能在那儿发只言片语,我无怨无悔,两相对照还能发现自己的弱项和不足,也为我加强文学修养指明了道路。所好的是,悟性很透的侯发山读了几期,有所发现,经过努力,终于撞开了《北京文学》的大门,这也算是拾遗补缺的又一收获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