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不出麻将情结的丈夫


□ 虹 娜

我认识丈夫时,丈夫供职于一家公司,因为业务能力强,深得领导的赏识。他有兄弟姐妹四人,除了他以外,全是深谙麻将的“良才将相”。当初我不顾众多亲友的劝阻,毅然把绣球抛给了“门不当、户不对”的丈夫,正是相中了他在“后浪推前浪”的麻将潮里能够“守身如玉”、出污泥而不染的可贵品质。
可是,我做梦也想不到,丈夫在婚后的第三年给了我一个沉闷的现实。那天我回到家,推开门,愣住了。客厅里,烟雾缭绕,麻将铿锵,丈夫正神情专注地沉湎于其中。事后,我才知道丈夫早在半年前已从一个门外汉跨入了“麻友”的行列。我气冲冲地数落丈夫,他却笑嘻嘻地说:“随波逐流,调节一下生活而已。”并一再保证:偶尔为之,决不会玩物丧志的。
后来,丈夫下了岗。极度失落的他便借麻将浇愁,甚至通宵达旦,这让我伤透了脑筋。俗话说:赌博是要上瘾的,丈夫也不例外。
那天,母亲病重住进了医院。我心急如焚地去银行,谁知,原本存有5000多元的存折里竟只有2000余元了。原来,钱被丈夫支走了。晚上,在我再三的诘问下,他才嗫嚅地说出那笔钱已被他输在了麻将桌上。这一晚,我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反对丈夫打麻将,我的策略是先礼后兵。我苦口婆心地告诫他打麻将对身体、对品行、对经济、对家庭生活和夫妻感情的危害。我还在墙上、组合柜上粘上一条条“赌毒是残害家庭的刽子手”、“麻将也如罂粟花”等劝诫警言。然而,丈夫对麻将的情结已深,外来的督促难以阻止他玩麻将。
无奈的我只好哀求丈夫身边的麻友,请他们别和丈夫一起打麻将了。可是,麻友们并不买我的账。我见“怀柔政策”无法禁锢丈夫,便想依靠警察的力量来促使丈夫悬崖勒马!但是,经过两次尝试后,我气馁了。警察得到我的举报后,把丈夫请进了派出所,交罚款的钱却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深思熟虑后,我把家里不多的积蓄交给了丈夫去做服装生意。那段时间,丈夫倒是忙碌起来,再也无暇去光顾麻将了。谁知,他在服装领域是一个“商盲”,三个月后,非但没赚到钱,反而亏了近2000元。他灰心了,自作主张地把店盘了出去。
丈夫又回到了麻将桌旁。有时他输了,便拿我和孩子撒气。渐渐地,我寒心了,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然而,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想起幼小的女儿从此将生活在残缺的家庭中,我心又软了下来,撤回了离婚诉讼书。
时光流逝。一天,由于身体不适,我提前回到家,女儿跑过来委屈地说:“烤火箱坏了,我让爸爸修,爸爸不管我就出去了!”我忍着头疼去找丈夫,气急败坏地问他:“难道麻将就是你的命吗?”丈夫的手气正旺,见我搅了他的局,回到家里,冲着我大发雷霆,还出手打了我。
我搂住女儿哭了一场,离开了家,两天后,他仍没找我。我流着眼泪写下两封信后,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结果被人发现送到了医院,我从死亡的边缘被拽了回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家庭生活指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家庭生活指南 Tags:麻将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