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人心态


□ 徯 晗

在深秋的某个雨天,谢亦站在有风的窗口凝望,那是她自己的窗口,褪了色的淡黄色木窗框显得有点破旧,窗口朝北,窗台上放着一盆六月雪,这小乔木在寒冷的深秋依然绽开着稀疏的几朵小白花,已经失去了六月里那绿衣披雪的盛景。
谢亦站在六楼的窗口,透过雨雾凝望雨中行走的人群,她的脸色有点苍白,漆黑的眸子透出一种冰凉的味道,街上流动着各色各样的雨伞,谢亦可以看见雨伞下那些行走的人群,他们行色匆匆,摆动着手臂,两条腿很滑稽地在马路上交替移动,这使他们看上去不像人,更多的像一些蠕动着的头部奇大身体奇小的动物,在谢亦空洞的目光里,他们旁若无人地蠢蠢移动着。
谢亦从早上七点起床一那时从窗口只能望见几个匆匆行走赶去上早读课的中学生和一两个早起买菜的行人,就一直站在窗口,她的水獭皮围脖很暖和,但是流动的冷空气和深秋的冷风还是使她的双腿发冷发硬,关节一直在隐隐作疼,这都是熬夜的结果,还有胃病,不过,这会儿谢亦的胃很老实,它没有像往常那样在她的腹腔中翻跟斗摆积木一般瞎捣乱。她的目光被风吹冷了,眸子略显僵硬,这时有一个人走进她的视野中,这个人没有打伞,穿一件深咖啡色的皮茄克,谢亦伸了下脖子,很因难地眨了下生涩的眼睛,那个人忽然就消失在伞流中了,她迅疾地将头探出窗外,在那些流动的雨伞中努力地寻找,当那个人在伞的夹缝中再次出现时,谢亦发现他不是董哲。于是她再次以同样的姿态站立在窗口。
电话铃忽然炸响,谢亦惊吓得全身抖动了一下,差点摔倒--这已经是她第N次被自己的电话铃声吓着了,总是在她过分沉溺于某件事或某个念头中时,她的电话铃声会把她吓得惊跳起来。谢亦用冰凉的手抚了抚胸口,俯在电话机前她犹豫了一会儿才拿起听筒。
带着某种沮丧的预感,她就听见了电话那边董哲的声音。
“我来不了了。”
谢亦怔了一会儿,一股热血就往脑门上冲去。
“你每次都是这样,你说不来就不来了,难道我没有自己的事吗?为什么我一定要听任你的摆布!”谢亦忍不住冲董哲叫道。
“谢亦,不要这样。对不起,我是真的脱不开身,你知道的,我有多么想你!你是知道的。”
谢亦顿时无力地坐在了床沿上,一丝心灰的感觉一下子攫住了她。
“可是我已经延误两天了,你至少应该早一点打电话来,不至于让我这么空等啊!”谢亦想哭,她本应该在两天前启程去南方的S市,她的画展将在那里展出,一部分还要参加拍卖。
“谢亦,真的对不起,我……”
没容那边内疚的声音解释完,谢亦就狠狠地挂断了电话。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腔调,她已经听过很多遍了。第一次听到时,她还能从那种内疚和乞求的语气里感受到某种慰藉与甜蜜,她似乎一下子就理解了他那种为难心境,她想,他是想见我的,只是脱不开身而已。于是心里便开始悄悄地期待,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和那种耳鬓厮磨的亲密。这样失约的次数多了,谢亦最多也只是感到某种伤感和失落。......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