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庄四题


□ 王进

  王 进

  瓦房

  风和日丽,灰瓦房,白鸽子,咕咕地叫着。这种老乡村的景致,多少年过去了,在自然中恐怕早已消逝,了无踪影,但在我脑海深处摄下的最初影像,水墨画般地定格了,且永远鲜活着。

  有关瓦房,及瓦房院的记忆,的确是深刻的。

  绝不仅仅因为乡村瓦房的稀少,在我的童年,真的屈指可数。但记忆最深刻、最真切的,恰恰又是一处自小便模糊,却充满神秘,迷雾一样经常笼罩在淡蓝色雾霭中的旧瓦房。

  村中古旧的瓦房虽少,但还是有的,绝非此一处,屋主虽有更迭,但房子一直住着人,很有人气,也有烟火味,有故事,也是生活的琐琐碎碎,不值一提。我要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几乎一直空置着的一处瓦房院,这在乡村,起码在我们村十里联方,那时候是绝无仅有的。

  这是一座漂亮的瓦房院,虽1日,却古朴典雅,青石条地基,蓝砖砌墙,白灰勾缝,浅灰的半面桶瓦,连院墙也是一砖到底,墙头上砌着一层摆着梅花图案的桶瓦,从外表看,整洁,典雅,如此漂亮、厚实的瓦房,不要说乡村,就是放在城市临街处,也毫不逊色。即便时光飞流,从过去穿越到现在,也算得上上好的瓦房。

  可这瓦房,一直空置着。多少年了,一直空置着。

  时轮即使倒转,回到那个遥远的岁月,这样的空置,而非闲置,也是怪异的。乡村地势开阔,房屋并不值钱,不像城市寸土寸金,但那也是就土窑泊儿、草皮房而言的,瓦房,即便现在,也还是值钱的,自然不会随意空置多年,除非人去屋空,像现在普遍荒废的老村、空村,但就那质量,恐怕也不会存在长久的。

  那瓦房就坐落在村庄的北头起,离我家捶灰顶土屋一箭之地,从小耳濡目染,按理是非常熟悉的,而实际上并非如此,像手中经常玩耍的万花筒,看见变幻莫测的花朵,却不知里边的奥妙,总想摔碎一看究竟。那瓦房空置着,没有人住,却曾见青炯古怪地冒出,家长反复叮咛,不要进去玩,里边有鬼怪。整个童年,我几乎没有踏进过半步,甚至很少靠近院墙,不仅仅是我,左邻右舍的街坊,也很少有人踏进,即便母鸡不小心跑进去,也只是咕咕地在门外远远地隔墙招呼,有时又从下水道失失张张地钻出,有时便鸦雀无声,失踪了。过一段,人们意外地发现,墙外草地上多了一摊鸡毛,还鲜亮着。

  不止一次,我坐在自家屋顶上,靠着高高的烟囱,远远地望着空荡荡的瓦房院,感觉时光都停滞了,先时还觉出空气缓慢地流淌,渐渐就凝固了。瓦房院静寂无声,只有阳光潮水般流过,却毫无声息,一层一层,像折叠起有了阴暗面的软缎,流去的光面后,紧跟着树荫般的影子,起起伏伏,落在灰白没有血色的院子里。我一直疑心,有时是直觉,这层叠的、倏然而去的影子里,隐藏着一股说不上的煞气,莫明地令人窒息。阳光流淌的时候,落脚檐上的鸽子,还咕咕地叫着,随阳光流逝的瞬间,阴影铺开的刹那,鸽子似乎受了无形的惊吓,扑腾着翅膀飞走了,并没有飞远,在低垂的天穹上掠过,回旋,不一会儿,又落下。这鸽子,不是村里人豢养的,也不像野鸽子,不知来自哪里。在夕阳黄昏,霞光即将完全褪尽的那一刻,从没有见鸽子再落上檐头,仿佛一下子迷失了踪影。黄昏里的瓦房院,死一般沉寂,和周边院落里的嘈杂、嬉戏,形成明显的反差,瓦房院的傍晚来的似乎更早些。太阳还有一竿子高,悬挂在西天云霞上时,我早沿着原路,从屋顶爬下,真的不敢注目夜幕下的瓦房院。种种传说,想起来都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