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朝向流水


□ 冯秋子

  ◎冯秋子

  少数民族作家写作文字,是心里推动着往前走,依据富有灵性的质感,促动人的叙述,从里往外渗漏,如溶洞的水滴,一颗是一颗,凝结在永恒的地方。他们消化生活的韧性、耐力,他们的恒久和超然,使他们虽历经苦难,仍能够诗性地存在,使他们的精神天然地超拔于上。他们的写作,从一开始就无视规范,摒弃人为演算,让文学与心灵愿望融合在一起,活着与死去,本就是文学,像呼吸生命和死亡的气息一样,在他们心里慈悲、神圣地涌流。如果不去表达,他们呆在自己的地方,沉默地劳动,或是冥想,也会是那样一种丰饶的状态:承担一个世界在胸垒,而沉静地融化他们在黑白时日里。表达和不表达,有什么不同呢?写作小说、散文或者诗歌,和他们的活着本是一样的意义。

  读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总能够触摸到那些要经过若干年才能酝酿出来的优秀之人的体温和心跳——他们借助着语言,发现着语言,发掘着语言,创造性地使用着语言,传达尊重和爱、接受和给予。这种衔接和交流责任,在他们眼里神圣而又具体,他们时常想着把领悟到的衔接传达给更远地方的人,比如传达进自己的帐篷,再传达到这个帐篷之外别人家的帐篷——或者就是别的民族的人们的帐篷;如果做得更好的话,接连起这些帐蓬,使得这个声音变成超越帐篷的更大、更和谐的声音,超越那些人为的设置和界定,然后它变成像流水一样的东西,它成为全体人类的东西,变成像日光、月光、星宿、暗夜、曙光这些自然的存在……少数民族写作者做了这样的功课:接续历史的人和事,再往前行。于是文学就在有历史积累的地方,重新抖擞,起步向前,负载起比原来更多的重量和质量。恰如意料之外的步伐,踏进旰野,人彻底,天地无有遮拦,天明以后留下铁骨一般的脚印。

  重要的是,他们与汉族作家一道,促动写作者和阅读者在岁月流逝中具有了稀罕的再生。他们是生活的修积者,诚实、朴素和力量,帮助他们感知到了那个民族所给予人类的最好的东西。他们接纳了这样的朝向,尊重并且给予它更多。至此树起一种责任心,努力地再创造,使它成为一处底座力,把一种宽厚的精神引申出去。

  民族大同,同在人们对于苍天、对于海水、对于自然万物敬畏时候达成的共识,它变成自觉的超越个体狭隘的共存、共进,相互理解、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鼓励。每个人所具备的内涵有所不同,不同的人去感受它从而获得的东西也是不同的、繁复的。所以,超越了的存在,其内涵是更加丰沛和繁茂的。它使不同的帐篷里的人感受到不同的内容,从中把握住根本的,就是尊重和爱、接受和给予。

  愿心灵能够超越的写作者,能够接住、能够传递,把你的给我,把我的给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朝向流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