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庐山相册


□ 刘上洋

庐山相册
刘上洋

  云雾
  
  江南八月,酷热难耐,正是前往“奇秀甲天下”的避暑胜地庐山旅游的好时机。这时,恰值一位朋友从北国远道而来,邀我一道上山,我便欣然应允了。
  动身的那天,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小雨来。车窗外,密密的雨丝织成了一张无边无际的银网,笼罩着远山、近林、村舍、田野。望着此番情景,我的心就像那阴沉的天空,怎么也晴朗不起来。“山雨山烟浓复浓”,在这般时刻登山,一切胜景全淹没在茫茫的云雾中了。
  我的朋友却没有丝毫愁绪。她爽朗地劝我说:雨中登山,比起碧空万里的晴日来,自有一番情趣,饱览一下匡庐的云雾奇观,或许是平生第一快事。
  我沉吟良久,没有做声。我的朋友大学时学文科,对于庐山的云雾,她那样兴致盎然是很自然的。历代文人墨客。对庐山云雾都有佳句诗章。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东晋,名僧慧远就在《庐山略记》中说:“百余仞中,云气映天,触石叶云,倏忽而集。”宋人李纲留有“云舒雾卷互明灭,倏忽变态无停留”的诗句。明代文学家袁宏道对庐山云雾也有过生动的描述,他写道:“少焉云缕缕出石下,缭松而过,若茶烟之在枝,乃为人物乌兽状。忽然匝地,皆澎湃,抚松坐石,上碧天,而下白云,是亦幽奇幻之极也。”清代诗人张维屏还专门写了一篇《天池观云记》:讲庐山之云“白如雪,软如绵,光如银,阔如海,薄如絮,厚如毡,动如烟,静如练”。清初学者黄宗羲在游庐山时还听见“云之有声”。由于景奇文茂,古往今来,庐山云雾不知吸引了多少中外游客,有的甚至如醉如痴,流连忘返。据说清人舒天香就曾在天池观云“百日不厌”。随之,以庐山云雾命名的东西也就时兴起来了。你若在旅游中小憩,便可喝上一杯清醇爽口的“云雾茶”;你若在牯岭街上漫步,不时可见以云雾命名的宾馆、商店等。不过,我对庐山云雾却没有什么好感。我厌恶它的变化无常,厌恶它的诡谲莫测,更厌恶它漫峰弥岭,遮隐了庐山的雄姿。面对满山云雾,我真想把苏东坡的诗句改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云雾中”了。
  我的朋友看我凝视窗外不语,以为是刚才她那富有诗意的话语使我沉浸在庐山云雾奇观的幻景中了,便不打搅我,看起有关介绍庐山的书来了。其实,她哪里知道,我已领略过庐山的云雾了。不然,怎么会对它怀着那样不愉快的感情呢?
  那是在十年动乱时期,也是这么一个盛夏。我由南昌乘车去庐山。由于受太平洋强台风的影响,一连几天,阴雨绵绵。车过德安,座中有人喧嚷起来,说马上可以看见庐山了。于是,我便紧紧倚靠在车窗上,瞪大双眼张望着。但是,极目之处,云雾茫茫,不见庐山的一峰半影。这时,我脑子里便跳出了宋代学士彭汉砺《舟中见庐山》的诗句来:“翠色苍茫沓霭间,舟人指点是庐山。浮云作意深遮护,未许行人次第看。”云雾啊,你把庐山遮盖得何等的严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