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青春的成本


□ 温亚军

  郑小驴出生于1986年,是个真正的“80后”。他真名叫郑鹏,很大众化的一个名字。如果在“百度”里搜索,会出现许多与写小说的这个郑鹏无关的信息。我原来以为,郑鹏把笔名起成郑小驴,是为了区别于他人。其实不是,小驴告诉我,他出生在湖南湘西隆回,他们那里没有驴,他对这种没见过的动物有足够的好奇心,加之他性格倔犟,像头小驴似的,认准的事只会往前冲,便起了这个笔名。现在看来,年仅22岁的郑小驴,还真像头小犟驴,在文学这条窄道上左冲右突,硬拼着属于自己的道儿。
  我是从小驴的博客上“认识”他的,曾经看到他的一篇博文,写他刚上大学时家里突然失火,房屋全被烧毁,他父母在长沙的建筑工地打工,过年时无家可回,一个瘦弱的青春身影陪伴着父母默默地守在四面透风的工棚里,倾听着大城市新春的喧闹声,过了一个寒冷凄清的春节……
  小驴一家人的遭遇使我欷歔不已,想象着那个工棚里一家三口围在一起过年的情景,联想到我的少年苦难,心里特别难受,当即给博主留了一条不起任何作用的安慰话语。那个情景一直萦绕在我心头。后来,我写下一个短篇小说《下水》,写得温暖而百感交集,与小驴一家人的悲苦相去甚远,却能聊以自慰。
  后来,小驴到了《大家》杂志社,在博客上给我留言约稿,我们这才真正建立起联系。
  第一次见到小驴,是2008年的夏天,他与韩旭来北京约稿,当时我有事没能如约参加他们的聚会。第二天在一个朋友的安排下,我们还是见了面。同时,小驴带来了马小淘和沙言,这三个小朋友极富教养的言谈举止,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后来我还收到了小淘和沙言寄来的著作和杂志,在此一并谢了)。第一眼看到小驴,觉得他太瘦,有点弱不禁风,可他极其明亮的眼神,透露着一股执拗和坚定,没有他的一些同龄人的狂妄、傲慢和欲望,令人欣慰。小驴不善言辞,像个姑娘似的,带点儿腼腆,带点儿羞涩。小驴的这个劲头,有点像我当年刚当兵时的那个样子。我一下子喜欢上了小驴。
  从那之后,我开始关注小驴的作品,像刊发在《青年文学》、《上海文学》等杂志上的小说,能看到的我都看了,感觉小驴不像“80后”写作者,他的叙述完全是传统意义上的,没有他那个年龄段写作者的狂放恣意。如果非得要用年龄段划分,小驴在“80后”写作者中绝对是个异数。他的作品大多都与这个时代脱节,不时尚,也不喧哗,但他的小说色调却是明朗的,没有一点对自身苦难的宣泄,他的语言比较平实,却不乏张力。
  如果说,小驴的《鬼子们》、《少年与蛇》等小说还有点“异想天开”的话,他后来的《1945年的长河》,还有这次发表在《十月》上的《1921年的童谣》和《枪声》等等,小驴对小说有了自己的判断能力,对人生、生活,还有命运,已经有了自己的见解。
  写了一圈,小驴把想象的目光拉回故乡,投向他的出生地——湘西,那里发生过的许许多多能扯清、能道明的家族人物、历史故事,还有那里的民俗风情,都成为他现在追寻的书写内容。可以这样说,小驴的一些作品里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历史,而是他对历史想象力价值取向的重新打量。他的想象力不是一个小说功能的概念,也不仅仅是艺术创造力的呈现,在当下小说越来越复制现实生活而忽略想象的环境中,“写什么,怎么写”只成为一部分作家自觉实践的小说信条。无疑,小驴是这一部分写作者中甚为年轻的一员。虽然,在追寻家庭历史的创作群体中,有一大批知名或者还不知名的作家,他们写出了许多不乏独具创造精神的作品,也不免可圈可点之作,但小驴的自觉意识还是促使他对生存、个体生命、地域文化之间的真正困境产生了挖掘意识,在小驴这个只有22岁的年龄段,难能可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