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问世间情为何物


□ 王 石

问世间情为何物?这是一个折磨人的问题。为有情人写下这句千年一叹的,是金代的元好问。虽为名满天下的才子,面对这样的设问,老元显然感到了力不从心,犹犹豫豫写下的下半句是:直教人生死相许?扔下一个大大的问号,巧妙地绕了一个弯子,将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原样打包送还。
   文学家们就是这样的。他们既百无一用又狡黠多变,遇到难题绕不过去时,甩下一个无济于事的感叹就临阵脱逃,让等着答案的人看了半天仍然不得要领。
   人们普遍认为科学家比较的诚实可信。那就让我们转过身子来听听科学的诠释。
   已有的医学分析报告如此说:所谓的爱情,通过实验最后证明,只是大脑深部一些化学物质如多巴胺、异丙肾上腺素、内啡肽在化合分解而已。
   这样的结论又未免太煞风景。
   像溶化的奶糖那样粘在一起,情侣们浓烈地拥吻着,他们肯定无法接受这种抽空了热血的实验报告,他们会愤怒地反驳说,他们浪漫的恋情与这样板结的科学绝对无关。这就像把贝聿铭的建筑解读成砖沙水泥一样的不可思议,就像把皮尔卡丹的服饰还原为一堆布料一样的离谱。
   情人相爱,可能始于一个眼神,一件信物,一句对话,一次邂逅,那份神秘和甜蜜的体验过程,即使最当代最精确的数码也无法读取。由荷尔蒙释放出的精神力量和情爱力量,在产生的那一瞬间就跨越过了科学的边界,义无反顾地直抵人性的深处和灵魂的门扉。
   一对情侣就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女孩买了一袋牛奶,插上吸管正要喝,男孩子接过来,用双手捧着那袋牛奶,吸管送到女孩的唇边。然后,男孩子就静静地看着女孩子喝,女孩子低着头吮吸,偶尔抬起眸子,与男孩子相视而笑。一度,女孩子似乎有些过意不去,伸手想接住那袋子,男孩子轻轻地阻止了她。一对情侣就这样的旁若无人,就这样站在喧哗与骚动的大街一边,无声地微笑着,静静地对视着,身边的人流车流,周围的高楼低楼,一切的一切,都退隐或淡化成遥远的背景图像。真像一首歌唱的,全世界都可以忘记,只是不能没有你的消息。就是这样,情到浓处,只有你和我。甚至没有我,而只有你了。
   --事隔多年,笔者在行色匆匆中无意撞见的一幕情景,至今难忘。
   如今,站在情人节的大街上茫然四顾。放眼望去,虽然没有看见让人扫兴的化学物质在四处奔跑,却被满眼的无限商机所笼罩。
   商人们在他们智力能够抵达的所有地方机锋四出,他们高举着情人节经济的大旗呼啸着全面登陆。一年一度的情人节,盼望已久的情人节,终于来了,那就让该来的都来吧,让我们一起来游戏,一起来消费,一起来共度这个充满商业主义气息的情人节吧。
   这有什么不好吗。
   没人有兴趣陪元好问这样的老古董去刨根问底。后现代的文化特征之一就是消费性和游戏化。怨天尤人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应该看到的是,丰裕的物质虽然甚......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