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罗伯特·巴奈特及其一家:何处是故乡


□ 吕玉新

  文 吕玉新

  他乡是故乡?

  今夏回沪,发现不少一手推着婴儿车、另一手牵着蹦蹦跳跳孩子的外籍人士,此情此景冲击到了自己的生活记忆,不由停下脚步﹐问了几个孩子哪里是他们的故乡。回答倒是在意料之中,尽管我猜想他们父母的心里可能犹如翻倒了的五味瓶。

  笔者自己因改革大浪而被卷到外域,在北美瞬间就飘走了三分之一甲子。近来来美居住的国人越来越多(成为紧排南美移民后的第二大群体)﹐对是否叶落归根、故乡在哪的讨论也多起来。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曾撰文认为,父母的故乡归属当以孩子为基,因为在美长大的孩子,其故乡情结基本上都落在美国,所以美国也是孩子父母的故乡。其实,每个移民个体的感受不尽相同,但作为移民,为容纳他的国家带来多样化的同时,自然也应尽自己的义务。

  英语带着浓重北欧口音的基辛格博士,他的故乡感在哪里呢?对他而言,答案应不问自明:他在15岁时,因纳粹上台,多位亲戚被杀,带着耻辱感随全家从德国移民到美国。出生于杭州、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在中国度过、一生的抱负和贡献也与中国紧紧相关的司徒雷登博士,虽限于时局,返华无计,逝于美国,遗嘱却要将遗骨埋在中国,现出了他深深的故乡情结。笔者曾经的忘年交、也是美国外交家兼学者的罗伯特·巴奈特先生(Robert W. Barnett,中文名鲍华伦, 1911-1997年),也是个集多元文化于一身、应该有着混杂故乡感的人。

  与巴公认识,起因于上世纪90年代初笔者就读的学校召开的一次会议,当时笔者被指派去机场接他。当巴公得知我出生在上海、并已有母语和日文著述时,显出无比的兴趣,紧紧地搂住我,连称:老乡加同行相见,太快活哉!后来得知,巴奈特的经历与司徒雷登非常相似,他们的父亲都是从美国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他们都生在杭州、深爱中国,日本侵华时愤而参加抗战(司徒雷登因此被日军投入监狱,巴奈特中断了耶鲁大学的学业回到中国从军)。司徒出任首任燕京大学校长;巴奈特参加了陈纳德的飞虎队,成为司令部分析战情的上尉,在昆明还向闻一多的室友、西南联大的年轻教师、后成为著名历史学家的孙毓棠学读《史记》。日本战败后,巴奈特被任命为美国国务院经济与恢复远东事务委员会官员,帮助组建日本民主政府,一直工作到1949年。他告诉我,其间他还乘坐日本天皇的专用列车到日本各地考察。二战期间的巴奈特还因参与美国援华物资管理工作,数次见过宋庆龄、宋美龄以及周恩来等人,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一贯促进派(见资中筠著《鲍大可──中美之间一座特殊的桥梁》,《百年潮》1999年第11期),也因此,上世纪50年代任职助理国务卿、主管中国经济以及西欧经济事务的他,在麦卡锡反共运动中受到冲击。

  一家人都是传奇

  巴奈特全家在美国东亚事务和学界是个传奇,因贡献突出而盛负重名。其父Eugene Barnett所著《我在中国的生活》由费正清作序,被当作大学东亚学习专业的参考书。其弟鲍大可(A.Doak Barnett,1921-1999年)是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美国当代中国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一次笔者参加在华府召开的北美亚洲研究年会,登记处工作人员问在华府联系地址,得知笔者宿于巴公府邸时露出惊愕表情,并连声问巴公是否也会来参加此会。由此可知巴公的影响。其实那天巴公正驾车带着内人参观华府名胜。离开政府部门的巴奈特,后来在几个智库的基金会工作,同我相识时,挂职于卡内基和平基金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界知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世界知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