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军人泪


□ 马誉炜

  在一般人看来,军人是刚强的,是不会轻易流泪的。的确,“男儿有泪不轻弹”,体现在军人身上可能要更多些。
  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随一支侦察大队到祖国南部边境执行作战任务。在一次行动中,有位叫寇占友的士兵被地雷炸伤了脚,当时脚和腿还连着一根筋,可为了行动方便,小伙子毅然悄悄用匕首将连着的筋割断,他紧咬牙关竟没有流一滴泪。等医务人员赶过来救护时,小寇因失血过多牺牲了!还有一位叫刘庄的工兵班长,在开辟通路排雷时不幸被地雷炸伤,手术后两条腿从根部锯掉,成了地地道道的“半截人”。在昆明的后方医院,许多小学生们去看他,常常是小朋友们人未开口泪先流,可他们的刘庄叔叔总是笑眯眯的,给小朋友们讲战斗故事,唱着一首老部队的军歌:“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这就是我们坚强无畏的战士!
  20年后,我来到祖国北疆戍边,又接触到新一代边防军人。他们也是十分刚强的。这里的冬天奇冷,最低气温达到零下50多度,茫茫草原、林海,长长的界河几个月都在几十厘米积雪的覆盖中,方圆几十、几百公里见不到村落,西伯利亚的寒风吹过来刀削般刺骨。我们的士兵每天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站哨、执勤,巡逻、潜伏。我每次遇上他们,都看到他们尽管穿得很多,捂得严实,但那露出的脸蛋儿都是冻得红红的,毛皮手套里的手也是冰冷的。可他们人人都乐观向上,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倘若问一句:“冷不冷?”那回答几乎是制式的:“报告首长,不冷!”有一年,一位分区副司令员带着3名官兵乘车在界河冰道上巡逻,不慎遇到界河上还没有冻实的“清沟”,吉普车掉进十几米深的冰河里,4个人全部落入冰窟牺牲了。等大家费尽周折用吊车连人带车打捞上来时发现,副司令员还做着推举司机出冰窟的姿势,其他两位官兵向前推举着副司令员,这是一尊用官兵生命和热血组成的令人震撼的冰雕。这就是我们坚强无畏的战士!
  然而,我还是想说,其实,军人的泪是很多的,军人的泪也是常流的。
  军人的泪为胜利而流。在艰难困苦面前,在强敌面前,军人眼里冒出的是火,那火足以把困难吓退,足以将强敌压倒。而当战胜了艰难曲折,打败了耀武扬威的强敌时,军人们会忘情地欢呼雀跃,喜极而泣,泪水会把火红的战旗打湿。我永远忘不了在边境前线作战时的一幕:一位名叫韩小磊的四川籍战友,在一次战斗中被炮火打散,误入敌阵。这位老侦察兵巧妙与敌周旋五昼夜,辗转回到我们的部队,当看到日思夜想的战友衣衫凌乱,头发胡子老长,神情近乎恍惚地来到我们面前时,大家奔向前去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军人的泪为使命而流。十八九岁的小青年,听从祖国的召唤,从军报国,投身火热的军营,光荣地履行保卫祖国的神圣使命。应该说,这是生命里与这个社会、这个使命、这个岗位的一次初恋。经过部队大学校的培养教育,他们懂得了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道理,他们爱上了自己的驻地、自己的连队、自己的岗位。尽管他们的驻地很荒凉,连队很艰苦,岗位很平凡。但也许正是由于这种艰苦的磨炼,使他们成熟得更快,爱得更深,对人生、对社会、对使命职责感悟得更多。在祖国版图鸡冠子顶部有一个被称为“雪域孤岛”的伊木河哨所,一年有四五个月与世隔绝,那里的士兵最爱在界碑旁照相。新兵下到哨所时照一张,小伙子们的表情都是血气方刚,朝气蓬勃,喜气洋洋。退伍离队时还要照一张,胸前戴着大红花,依偎甚至是亲吻着界碑。一位名叫于鲁杰的老兵留下了这样的诗句:“别了,伊木河的界碑界河/别了,伊木河的哨所/别了,伊木河的战友/抹了再抹的泪/是额尔古纳河的水/伊木河,我深深地爱着你/我走了,你依旧在我心中歌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