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养花十记


□ 燕治国

初到太原时,我对养花毫无兴趣。刚刚了却一场噩梦,我们几个被省作家协会抽调回来的“年轻人”,恍惚间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年轻过。读小学的时候,遭遇的是那样的年代:放学后正走在土路上追打嬉闹,突然间一杆钢枪杵过来,便被民兵抓到三十里外的炼铁工地上。不许说话,更不许哭。一如小老头一般,弯腰背了石头,蛇行在蜿蜒山路上。读到初中,日月益发凶险,竟是撞着灾年了。吃莱根啃树皮抢无粮面窝头,一教室学生饿得头晕眼花直不起脖子来。到毕业时,十停人溜走五六停,农家子弟尽数皈依本土,回家开荒刨坡去了。我是咬着牙上了高中的,心想要读出个锦绣前程来。不想刚填罢毕业证,“文化大革命?便一声炮响了。回家见父母顿顿杂交高梁面充饥,立时肩膀一沉,觉得有山头劈面倒来。从此烟袋一杆,锄头一张,把人世间看得暗淡无光。
我到作家协会,是1977年冬季;那时怕干部变“修”了,经常要人们参加劳动。我参与的第一件事,是到交城县拉沙垫地。一回到单位,领导便让将原来的花房连根拔掉。老同志们拆一块砖,便忆起来一段旧事。或说当年花工技艺如何精到细巧,或说当年花房何等琳琅烂漫。此前,我倒是听过一些传闻,比如赵树理怎样被打伤致死;马烽、孙谦;西戎、束为诸位怎样先挨批斗又烧锅炉然后被扫地出门;还听说作协的一应图,书地毯红木家具名贵花卉都被剪径贼们造反去了。至于宽敞的花房,我一无所闻毫不留恋,甚至拆着拆着,便生出几丝怨恨来。我想这作协也实在应该整治整治。想当年山里百姓正在忍饥挨饿,你们何来的闲心养花弄草?面对了一盆盆娇翠欲滴的花儿,你们能想到大山里平民百姓是怎样艰难度日的吗?老人家怒斥文化人“封、资、修”三毒俱全,可不果然让他说准了?于是就觉得浑身是劲,俨然是力拔山兮的楚霸王,一绳子勒上去,一堵墙轰然倒地。
其实呢,我是恨不能将花房一口气吹回我的老家去,让苦命的父母现现成成住上几年。当时,家里正在盖房,砖头是我母亲花了三十年的时光四处捡来的。垒起墙来,或青或红或灰,或者竟是尿渍一片。母亲是大户人家的独生女,自小也曾娇过惯过,不知怎就跟了走西口扛长工的父亲。自我记事起,她便一脸憔悴一腔愁绪。最愁莫过少吃缺穿无房可住,跟了父亲老是搬家老是搬家。
我想这花房若在老家,便不用拆了;即便是拆,旧砖我也全买下了。那时候砖块如元宝一般在我眼前晃动,转瞬间又变幻成母亲的脸。我小心地把砖码好,心里却恨不能将它们搓为齑粉!
有了这么个解不开的情结,我对城里人养花的习惯实在不以为然。上了班看稿,回家来读书oJb是被死死地囚在晋西北的大山里了。
后来回家探亲,母亲笑盈盈地从旧砖搭盖的新房里走出来,一口一声儿长儿短。我见她脸色滋润,竟是没有了往日的忧愁。院里屋檐下,一摆溜花盆里花儿开得正艳。老父亲端了水,边浇花边说话,神态悠然。
我怔怔地瞅着父母的笑脸,心里犹如铺满绵软的花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