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海:诗歌的节日(组诗)


□ 舒洁(蒙古族)

◎舒洁(蒙古族)

  青海

青海,我将一颗藏红玉隔在视线与太阳之间

这让我看到遥远的世纪,在大湖那边拾穗的女孩

她的影子,原来那样鲜红

这让我想到某一种祭礼

或金黄色的德令哈

青海,我未曾看见透明的水

一寸一寸切割黑暗。关于蔚蓝

我的记忆不是大湖,是传说中的石头在午夜闪亮

应该还有一双手,在那个时刻托住了什么

星光穿过十指,止于真相

  在塔尔寺,我想到人类的爱情

我和兄弟们走在一个边缘

我和兄弟们,在白色塔顶的下面

认定我们是雪下的尘,但睁着眼睛

塔尔寺的菩提,我们渴望获得的经络

不在人体的结构中,它在我们魂魄的每一次

日升月落的过程里,叫我们远离恨

触摸经筒,我就触到塔尔寺

然后我就触到微微而动的塔顶和云的语言

我几乎触到天了,但我触不到你

  五个昼夜的膏海

举起一只手,什么能看到我的示意

各拉丹冬比水高一点,可可西里比指尖低—点

我在圣湖以北寻觅鹰迹

我举着心

向如此寂寥的青藏高原致敬

—块玉石深处的暗影,为什么犹如雨前的天空

在青海,我在五个日夜一再追问

那里的黄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库库淖尔

我想陪伴—下童年,坐在光影里看你

我的童年啊,还不懂抚摸你。仰望飞越湛蓝的金雕

我渴望抚摸它的羽下,在它羽翼的下面,在朝向大地的那一面

我的童年走人山谷,一种光闪一下,树上青涩的果实就闪—下

库库淖尔,我的青色的海,即使懂得了,我也不愿抚摸你

就坐在光里看你,光在祁连上闪一下,在日月山上闪—下

知道你也在看着我,你的泪光在我的血液里闪—下

然后,我感觉到金雕出现,在我的掌纹间孤独歌吟

  奔向德令哈的马匹

应该将口信捎给金色的山岭,就一个字:爱

德令哈,可我没有约定,那一刻我在青海湖以西

奔向你的马匹,已在闭合的夜幕中消失

德令哈,人的归途,大概就是一寸一寸折起的光阴

展开就是活着的记忆。可是,我总在怀想那棵十六岁的树木

那个少年,他呼喊河流,在星光下枕着你的旗帜

我知道,德令哈,再次走下高原就是兰州的西宁

你给了我九行诗歌,你的不朽的九次月落

爱,就是这个文字,难解唇语

  青海一梦

我知道那个去处,我知道秋天已回到远方的故乡

在梦里试行,玫瑰色的光明覆盖了蔚蓝,就

像雏鹰那样

我飞往那个去处,见到很多熟悉的人,在那里汇聚

我遗忘了山峦的名字,记住一个人,在高原的

花海中

我们面对,像两个久别后的亲人,像车的两辕,中间隔着马

或隔着空荡的夜色与秋天。我们面对,看群鸟起飞

关于人类,我还记得一些影子,记得一些影子在地上飘

如巨大的画笔,试图重现什么,那种发现非常短暂

在青海,我在梦中抵达那个去处,但我不能描述回来的道路

  塔尔寺金顶上的阳兴

我依稀看见了舍利,那来源于无罪肉身的晶体

我是说塔尔寺金顶上方的幻象,跋涉的人捧起净水

然后,我依稀听见乐声,在通往拉萨的方向闪现金黄

那是经卷的某一页,长跪的人们,遗忘了肉身的故乡

最后,我们告别。在那样的照耀下,我依稀面对一位母亲

她白发如雪,正在含泪为青草浇水,低声呼唤儿子的乳名

  梦:菩提树下的两个孩童

就是那个去处了,在大片成熟麦地的尽头

阔大的菩提树依托远空湛蓝,那是唯一的菩提

它的金黄色波涛浮动的视野里,出现两个牵手的孩童

极致的远,在人类最后一行忧伤的诗歌中,确认最深的哲学

是最浅最净的流水,细沙上留不下人类的足痕

关于涅槃,我们不断想象的凤凰的翅膀,已在烈焰下寂灭

我在一个梦境惊醒,无限感激这活着的人间

这不是第一次,这一再的昭示深入我的掌纹

凌晨,我看着最深的一条,在悬浮中神秘消隐

就在永不可见的边,在边的那边,我的亲人们

你们在暗中睡着,我醒着,我梦到那个去处了,那真的很远

我看到人们在世间相拥,还有一个人,将额头贴向悲痛的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青海:诗歌的节日(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