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止是一层境界


□ 刘 松

1992年我从师范毕业,到一所乡村小学任教,携去的全部家当是一把旧吉他,几大本昔日的《北京文学》和我那颗年轻的心。
当时,由于工作环境差,择偶不易等因素,同校中的青年教师情绪低得很,独有深受《北京文学》熏陶的我,凭借《北京文学》所蕴含的一切去透视生活,风风火火地拼命教学。然而一位过来人对我说,“千万不要沉迷于《北京文学》虚茫的文学中,有几个凡夫俗子能超然于七情六欲,终以爱心拥抱天下?你那可怜的热情很快就会被生活消磨殆尽的,说穿了《北京文学》只是一层虚幻的文学境界而已!”
回首四周一些人,复想想那个竭力感染我们融入生活而最终自杀的三毛,我竟哑口无言,心里却难过得很,当面被人指责自己所推崇之物而无言予以反驳,哀莫大于此。
心里悬着这解不开的结,依然深情地盼望着和《北京文学》的每月相会,然而,接连几次与她的会晤都莫名其妙地被推迟了。带着不满我去询问邮递员小张,这位市级优秀投递员立时涨红了脸,于是我知道了一个略带伤感的女孩的故事。
高三未念完的她便辍学了,只因为老实厚道的父亲和长期卧病在床的母亲供不起学费,在家里,整月伴着她的只有给阿妈煎药的砂罐。耐不过现实的残酷,便想起昔日在学校图书馆结识的朋友———《北京文学》。苦于无钱订阅,于是磨缠同学小张,求他在给我报刊前先让她阅读那本不属于她的《北京文学》,从中汲取生活的勇气。
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我心里升起,终于在那间低矮的茅草屋里,我觅到了那双无助又受了惊吓似的眼睛。“生活太沉重了,”她轻轻叹息道。我对她说“困难会克服的”,而后递给她我积蓄多年的《北京文学》便离去了。
后来,我便常光顾那间茅屋,帮着熬汤送药照顾她母亲,也和她探讨《北京文学》的精义,再后来,我和朋友们东拼西凑集资使她进了镇办厂,她母亲的病有了好转。她有了位很笃实的男友,当一切都有了转机时,女孩常对我流露出感激之情。每当此,我便阻止说:“其实,天下与《北京文学》为友者本是一家人。”
经历过此事后,对那原本结在我心中的疙瘩也豁然有了祛除的偏方。这世界原本有炎凉的一面,《北京文学》也并不是上帝拯救一切的万能之手,然而有了那爱心铸成的支柱,才能在人心的苍穹中撑起一角蓝天。“看清这个世界,而后爱她”,这岂止是一层境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