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结局的文本(点评)


□ 王 童

张栏的处女作《改变直线的三个小时》是我在一大堆积压的自然来稿中发现的。老实说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这篇小说的标题———《改变直线的三个小时》。在这三个小时里出现了一个男人,两个女人,他们在“我”的视线中符号般地蠕动在这个城市里。这城市的下水井盖没被盖上,这城市的街面曾被暴雨侵袭形成的洪水淹没过某些地段,包括那个没盖上井盖的井也被淹没过。于是,井就吞噬掉了作者所称谓的A男人;于是,和这下水井生活在同一城市的人就像是统计数字般地议论着被洪水夺去的人的生命;像谈论一件平常发生的事谈论着被下水井吸走的A男人。人们观看被洪水卷走的死尸像观风景一样感到新奇刺激,当这死尸变成一个漂来的破沙发垫子又感到很失望。
小说的情节应该说是很简单,人物的关系也显得很模糊,A男人与B女人究竟是不是夫妻,小说没有交代清楚,只是给了你一个猜想的空间,而“另一个女人”是“我”的变异还是另有所指也没有让人看明白。但通篇作品中那种下意识般的冷漠与百无聊赖的随意感却描摹得很准确。这常常让我想起王安忆近期小说创作的那种重视生活细节描写的状态。这小说没有紧张热闹的故事情节,人物的特点也被压在一个生活的平面下,小说看上去似乎很平淡,但正是在这平淡的表象下隐藏着一种如萨特所说的人与人的隔膜和难以沟通。作者在她的自白中称她对生活有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实际上已隐隐地渗透在了她的小说中。类似的这种恐惧感我们在卡夫卡与贝克特等人的作品中已经读到过。卡夫卡笔下的人异化成甲虫,贝克特戏剧中无休止无目的地等待都充满了人生的荒诞性。而张栏的小说也正是在这人生的荒诞性与不可知中,给读者提供了一个没有结局的文本。本身就从事绘画的张栏作品中意象性的描述显得很突出,而这也就构成了她整部作品的叙事走向。看似没有故事的作品核心,却完成了她内心平淡中的一种焦灼与渴望。
人死了,洪水退了,生活却仍在继续,但生活给我们留下了一些什么样的思考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