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木森微型小说三题


你还嫩吧
  
  候车的滋味没有新意,玩牌、看书、打盹,每个人都在百无聊赖地打发时光。我找了身边一个小妞,想和她闲聊。是不是因为自己丑,不需防范,她竟然对我一个陌生人很友好,我们竟然一下子就聊上了,还聊得随便、轻松。
  从外表看,她的确长得丑,眼睛倒还长在该长的地方,鼻子却长到该长嘴巴的地方,嘴巴也就在下巴的地方了,下巴呢?那儿显然本该是脖子的领地了。总之,由于五官错位,脸拉得太长,她很显丑。只是多看几眼,又觉得她其实还算耐看,那偏长的鼻梁其实还高耸微翘,口型不大唇色红润,眼睛还有不太明显的双眼皮。嘘——零部件倒不错,就是没有组装好。我为这俏皮的想法,差点儿笑出声来。
  一个乞丐进候车室乞讨,他年轻、有点跛,看过去还算干净和体面,而且殷勤过人,嘴里一刻不停地说着求人的话、祝福的话。他已经兜了两圈了,没见谁给他点什么。我说:“现在的人太没有同情心了。”她摇摇头,微笑着说:“这没有什么。人有时候还不知道谁该同情谁呢?”她说有一回她身上没有零钱,却又十分同情一个中年女乞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要换零钱,女乞丐说不用换了你只要说给多少就行她可以找开……这话我听过,好像不是她的故事,但她说得挺像回事的,是想以这“亲身经历”来打消我的同情心吧。但我还是一直注视着那乞丐,甚至巴巴地盼着他向我走来。只是我们坐角落,外围人隔人,他不可能走到我身边的。我想走过去给他点什么,但又觉得那样会有太浓的施舍者居高临下的味道,不太自然。
  又进来一位乞丐,是个中年男子,衣衫不整,神态慌张沮丧,疙疙瘩瘩诉说着他的车票和所有的钱被扒盗的经过,乞求女士先生们给点钱,他凑足钱好买一张回程车票。照样没有谁给他点什么。我坐不住了,走过去问他车票多少钱,他说三十块,但我没有给那么多,递给他拾块钱,他感激涕零地给我作揖,我不经意地走回座位。
  刚坐下,她说:“你看,那个乞丐给的好像比你多。”果然,那个我以为他没有讨到钱的第一个乞丐注视第二个乞丐好一会儿,掏出两张拾元钞票递过去,打了个响指,声调滑稽地说:“看得出,干这行,你没有出道。是真的丢钱包啦,凑够三十块,你赶快买票回家吧!”说罢,他拖着跛脚,消失在候车室外阳光下的茫茫人海中。
  “嘻嘻,小男孩,你还嫩吧。你看世界有多可爱,你看不透它吧……谁真穷谁假穷?谁真有难谁根本没有什么难?谁该同情谁不该同情?我真搞不懂,我干脆不同情,也同情不了呀。”她笑着对我说:“这世界真的很可爱!你该不会和钱有仇吧!你要觉得钱太多,可以破点费请我,我陪你去咖啡厅……”
  “嘲笑我吗?”我盯着她说。
  “不至于吧……我只是想提醒一下你,小男孩。”她摇着头,一副纯真、没有心眼的样子。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她倒没有个完,颇有感慨地讲起一个故事。说她有一次乘火车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精致小巧的坤包给偷了,那里面没有东西,只是一些女人卫生用品,一夜之后,那包又回到身边,她惊讶地拎过包打开,发现包里多了一张白纸,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小姐,下次别开这种玩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