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鬼混


□ 胡学文


春节刚过,马兑因强奸前女友被逮了起来。那时,我和刘绪正在床上鬼混。
鬼混这个词是马兑定义的。他说我和刘绪的关系只能算鬼混。马兑第一次知道我和刘绪的关系,脸涨得像紫猪肝,仿佛这勾当的主角是他,而不是我。那次,刘绪随市里一个检查组去古县检查收费工作。临走,刘绪给我打了个电话。刘绪嗲声嗲气,像是纯情少女,其实她儿子已经七八岁了。我喜欢这种声音,它有撒娇的成分,有诱惑的成分,泡沫一样地飞舞着,一个单身男人,尤其像我这样一个离了婚的单身男人是无法抗拒的。我想起刘绪在床上的样子,浑身竟淋了水似的,湿漉漉的。听说是去古县,我的喜悦几乎要漫出来了,因为马兑就在古县工作。一个念头贼头贼脑地溜出来,但我并未告知刘绪。刘绪喜欢刺激,我决定给她一个惊喜。
我是下午到达古县的。我在县宾馆的旅客登记簿上查了一下,刘绪住在301,检查组只一个女的,也就是说,刘绪住的是单间。他妈的,太棒了。我的神色引起了服务员的怀疑,她的目光抽出了刺一样的东西。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掏出身份证,服务员脸上便漾起饱满的阳光。我登记的房间是305,与刘绪隔着一个屋子。进屋后,我马上抓起电话,掂了掂又放下了。这个时候刘 绪不一定在屋里,就是在,我也不能打。我按捺住自己,等待夜晚降临。可我实在太寂寞丁,我的手最终摸起话筒。我刁;是打给刘绪的,而是打给马兑的。马兑得知我在古县,说,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y我说,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马兑说他现在走刁;刀:,一个小时后去老地方等他,他请我吃饭。一个小时后,我去了老地方酒馆。酒馆的名字取得很有味道,我来古县马兑一直在这儿请我。我坐下不久,马兑就进来了,这家伙依然又黑又瘦,似乎永远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说,操,怎么还这样y是不是跟社会主义有仇?马兑忙说,别瞎说。同时迅速往四周扫了一眼。彼时的马兑是政府办某科室的科长,主要任务是写材料。每次见到马兑,他眼里必定趴着几条血丝子。那天,马兑一滴也没喝。他说有个县长讲话,今天晚上必须拿出来。我了解马兑,没再勉强他。那顿饭吃厂约一个半小时,马兑的样子已显出惶急来。分手后,我便回宾馆休息了。我迷糊了一会儿,十点钟,我拨通了刘绪屋里的电话。刘绪喂了—声,谁呀?我不说话,吃吃地笑着。刘绪听出来了,骂,你这个鬼,吓我一跳,干吗呀?我说我正想你呢,我在305房间。刘绪呸丁一声,问,到底在哪儿?我说我没骗你,我开着门呢,你过来吧。片刻之后,刘绪出现在305。刘绪说了声,你这个家伙。便鸟一样张开—厂翅膀。我和刘绪缠在一起,蛇一样。我不喜欢蛇,我喜欢坚硬。刘绪说我还没洗澡呢,我用我的动作回答了她。因为意外,我和刘绪都很刺激。完事后,刘绪要回她的屋子,我说这里绝对安全,你就老实呆着吧。刘绪便偎在我怀里。半夜时分,我和刘绪刚有了睡意,响起丁敲门声,我和刘绪吓了一跳。若是公安局查房,那就惨了。后来,我听出是马兑。我松了口气,下地拉开门。没等我说什么,马兑便挤进来了。他说真是对不起,让你……马兑停住了,他看见了刘绪。马兑看看我,再看看刘绪,将我拽到卫生间,说,这几天正查得紧呢,你怎么把小姐往宾馆里带?我说她不是小姐,她是我的情人。马兑说,在别处也就罢了,怎么来古县鬼混?马兑很生气,好像我和刘绪碍着了他什么事。我还想解释,马兑摆摆手,决绝地走了。刘绪对着马兑的背影又是咬牙,又是挥拳头。他不但搅了我俩的好梦,还把刘绪认作了小姐。在当地,小姐就是“鸡”的意思。可我没法责备马兑,他就是那么一个“纯粹”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