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克.赫梅尔广州塔是我一直等待的机会


□ 林轶

  马克·赫梅尔(Mark Helmel)是目a前全球最高的电视与观光塔──广州塔的主力设计师。在广州塔项目一举成名后,他被频繁邀请参加包括中国家具领袖年会等行业重头会议。谈建筑的时候十分诚恳,谈到冒险经历时又十分兴奋的马克·赫梅尔,总是对不确定的、未知的事物充满了热情,他的冒险精神从生活贯彻到设计。
  
  《风尚周报》:作为建筑师,你有好几项海外项目,旅行的经历很多吧?
  马克:我从14岁开始就搭便车游遍了欧洲各国——省钱又有趣。第一次去了法国南部,和一个朋友同时出发,分头进行,比赛谁能先到,我赢了。后来求学期间我获得了一项奖学金,让我有机会去了很多个国家进行建筑学方面的研究。我去过马里、布基纳法索等非洲国家,还有印尼、日本、中国、土耳其,以及美国等。
  搭便车是个很好的方式,因为你不知道你在路上能遇见什么人,然后你可以在中途改变目的地,随时下车并且不用解释任何事情。我有一次碰见一位年轻母亲,她带我回家给我提供住宿,我在那里待了3个星期。还有一次遇见一位年纪很大的女士,开着一辆很旧款的车,她还开得很慢,花了我们很长时间才到巴黎。然后她在家里招待了我,那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别墅,天花板上满是名画俯视着我。这些都是在开始旅行的时候没有想过会遇到的事情。
  
  《风尚周报》:在国外搭便车不觉得危险吗?
  马克:有的,有一次在土耳其东部就差点丢了小命。一般我比较小心,如果对方告诉我他们是谁名字是什么我都倾向于相信他们,但那次有点大意,我喝了他们下过毒的酸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是在监狱里——当地的警察在机动车道上发现晕死过去的我,又没有任何有效证件——劫匪们把我的东西全拿走后把我扔了下车。我在土耳其滞留了两个星期,等我朋友汇款过来补办证件。那种毒素估计影响了神经,除了摔下车导致的淤伤外,我还牙痛、头痛了很久。当地的一个警察后来把我带回家,只是由于穆斯林斋戒,我不能外出。那次我父母对我挺生气的,哈。
  
  《风尚周报》:在周游过不同的国家和文化后,你认为建筑在当代文化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马克:建筑应该表达当代文化。建筑与现代有着多重的关系。对于现在来说,信息的全球化也带来了影响,科技让整个世界的交流和联系更多更容易。你可能尚未来得及好好展开你的思路,就已经有其他人完成了。
  每个地方的人都希望拥有自己的风格和象征。许多人会回顾历史,从过往的建筑中找一些样式并复制出来,我并不喜欢这种方法。在古代文化中找到有价值的部分并用当代的方式、当代的材料表现出来不是个容易的问题,但单纯地复制旧的形式却感觉虚假。
  
  《风尚周报》:你曾说过“现代主义以其简洁的形式却将注定引向灾难”,为什么?
  马克:现代主义是一项非常强大且令人信服的技术。大约从20世纪开始,现代主义建筑就开始流行。但它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某一个专门上走得过于极端,甚至不在乎部分与整体之间的关系。建筑中的每一部分都变成了单独的元素,但整体性和一致性却消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