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01张彩票


□ 陈志宏

  他和她,是经人介绍相识,自由恋爱后,而步入婚姻的。婚后谈不上什么恩爱,也没有什么大碍,平平淡淡里流露的真味,让他们感觉,生活,就不过如此罢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宁静的生活,强塞进了吵闹,就像一台机器因为异物嵌入齿轮,运转颇为不正常了。
  那一次,他在外面应酬,没回家吃晚饭。她在气头上,就冲正在看电视的婆婆,大发雷霆,要她滚回乡下去。婆婆哭着说:“我在你这儿,又没吃什么好的,穿什么好的,为什么要赶我回去?这个家,我儿子也有一半呢。”见婆婆还敢顶嘴,她就开始摔东西,一边摔,一边喊:“这个家,没有我,你们母子俩回乡下啃土去吧!”
  的确,她是城里人,父母拿着退休工资,生活悠然,不像婆婆,分钱没有,做家务又不利索,眼瞅着心烦。买房时,她出的钱,占大头,这让她很有吃亏的感觉,所以,现在家里,月供等一应开销,全逼他一个人出。
  婆婆无言,躲进客房,咽咽而泣。
  他回来,见地上一片狼藉,母亲躲在客房,不时地耸动双肩,啜泣着。而她,已安然入睡。那一刻,他愤怒到了极点。他觉得,嫌自己可以,嫌老人家怎么行?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受了太多的苦,老来跟着儿子,凭什么还要受儿媳妇的气?
  他质问妻子:“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不可以对老人家好点吗?”
  她反问道:“哼,你不想过,就离婚吧!”
  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这样的日子,还怎么过?
  可若真要离婚,怎么分割房产?失去房子,他和母亲又到何处安生?想了一晚,他终于得一妙法。对,买彩票,每吵一次架,就买两张,若能中大奖,是我幸,净身出户,婚姻解体;如果不中,是我命,就在婚姻里苦着烂着吧。
  婚姻围城,是两个人的对垒,难免有强有弱,而他,明显身处弱势。妻子挑起事端,像只好斗的公鸡,吵吵闹闹,他紧抱防御性的吵闹政策,只象征性地顶着,然后,就去楼下的彩民俱乐部,买两注彩票。
  回到家后,她再起不了势,闹声渐弱,相安无事。有时,他还没来得及下楼,或者,买完彩票之后,她就赌气到娘家住去了。
  四块钱的两注彩票,于他,是吵闹的缓冲阀,每每怒发冲冠,想想百万大奖,便消弥于无。事后,她也会夸他:“老公,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而在心里,他安慰自己:哀莫大于心死。自己脾气好,不过是对这桩婚姻彻底死心了吧。
  他们吵着,闹着,他买的彩票越积越多,却是连二块钱的奖金,也没中到。他甚至觉得,中奖和维持婚姻一样,渺茫得很。
  又是一次大吵,他受不了她的盛气凌人,回嘴,恶狠狠地与她对骂。她开始疯狂地摔东西,狂喊:“这日子,我不过了!”
  他也不去阻拦,任她所为,一个人下楼,去彩票投注站,买下第101张彩票。
  他母亲一直躲在客房,实在看不下去,就出来劝:“闺女,摔坏了东西,都是自己的,何必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