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不是篮子里的菜


□ 衣向东

女人不是篮子里的菜
衣向东

1

漂亮的女人总是要被男人惦记着,这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扯不上边。漂亮女人就算把自己的心灵和眼睛遮掩得不留一点儿缝隙,男人还是要围着转。当然了,围着漂亮女人转悠的男人,也未必都想做点什么,他们就是喜欢听花开的声音,喜欢闻芳香的气息。男人们的前世是蜜蜂。
李舍的妻子王春水长得确实漂亮。眼睛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春水荡漾,胸脯和臀部搭配得恰到好处,因为小时候学过六七年舞蹈,走起路来很有韵味,自然有许多男人惦记着她。李舍没事的时候就躺在床上一个个清算,能数出八九个像蜜蜂一样围在王春水身边的男人,而且这个数字还有增长的趋势,最近他们对门的那个三流男演员,好像也应该算一个了。这种外来的威胁,让李舍活得越来越不自信了。
他也没法活得自信。儿子李溪就是个私生子,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男人干的好事。那男人叫于天,早先跟王春水是同学,后来出国去了佛罗里达,据说长得很阳光很有男人味儿。李舍从来没见过于天,在他的想象中,很阳光很有男人味就应该是周润发的样子了。佛罗里达州对于李舍来说,相当于另一个星球;而于天作为另一个星球上的人,李舍完全有理由忽略了。可最近听说,这个叫于天的男人回国了,成为一家中美合资企业的首席代表。另一个星球的人突然成为自己身边的一颗炸弹,想想吧,我们的李舍心里是啥滋味?他肯定活得越来越不自信了。
李舍不是那种狂妄自大的人,他知道自己长得有些寒碜,鼻子和眼睛都没完全长开,小里小气的样子,一看就是天生发育不良。有一次他责怪母亲,说你也太不负责任了,肚子里怀我的时候都吃了些猪食呀?你哪怕喝一碗肉汤,我也不至于生得这么皱皱巴巴的。李舍的母亲就给了他一巴掌,说你天生一个穷鬼肚子,还诬赖我了。
母亲没有冤枉李舍,他的个头长得不算矮,一米七五,可就是浑身没有二两肉,吃什么东西都浪费了。他骂自己的胃是贪官,说你他妈太黑了,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骂归骂,他的胃依旧不给他提供养分。长相差了点,他那份工作又不招人尊敬,是一个大厨。要是在五星级饭店当大厨,那就风光了,月薪上万元,身边时常会有漂亮小妞挽着胳膊逛马路。李舍就不行了,他在一家自行车厂的伙房当大厨,每天挥舞着一把大铁锨炒菜。
李舍活得不自信,有一部分还来自于他老婆王春水的压迫。前些年王春水因为带孩子劳累,面容显得有些憔悴;这几年就不一样了,儿子十二岁了,学习很用功,用不着王春水操心,她的身体就胖了一些。这一胖吧,早先眼角的几道皱纹也撑开了,脸色白皙又滋润,女人味儿越来越浓了。其实女人就是这样,三十岁前只能说漂亮,三十岁后才越看越有品味。女人就好比树上的柿子,成熟的时候呈金黄色,黄澄澄的喜人;但中看不中吃,涩巴巴的,一定要经受几场秋霜的洗礼才有味道。秋霜后的柿子,色泽古朴而大气,肉质温和而透亮;少了几分招摇,多了几分含蓄。事情就是这样,经一些岁月风雨的女人才有内容。

王春水现在就是一个温和而透亮的女人。她在离小区不远的一家美容美发店做美发师,自己的头型就整得很现代。李舍跟她走在一起,谁都不会把他们当成一对夫妻。有一次,李舍跟王春水骑自行车回家,前面的路口突然被警察封锁了,说有外宾的车队要经过。李舍请求警察说,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现在不是还没有过车队吗?你就放我过去好不好?我绕大圈那就远去了,多绕好几里地。警察瞪他一眼,说,能绕到哪儿?要是出了国,还便宜你了呢。我们不能说警察素质低,他们每天都要接触调皮捣蛋的人,说话文绉绉的行不通。这时候,李舍身后的王春水焦急地说了一句,哎哟,孩子该放学了,我去晚了……警察看了一眼王春水,就问,你要去接孩子?那你过去吧,靠边走!
警察放过了王春水,李舍就不高兴了,说,她能过去,我为什么不能过?
警察说,她要回去接孩子。
李舍说,我也要回家接孩子。
警察说,你待会儿再去接吧。
李舍说,凭什么凭什么?你就看她长得漂亮是不是?
警察笑了,说,是,她长得比你漂亮。
李舍气得把自行车铃铛摇得叮铃铃响,对警察喊道,你知不知道她骗你?她从来不接孩子!
警察说,你怎么知道她不接孩子?
李舍说,我们家都是我接孩子。
警察还没反应过来,说,你们家是你接,他们家就她接。
李舍痛苦地咧了咧嘴说,我说警察同志,我跟她是一家你懂不懂?
警察又笑了,笑得很有内容。你跟她是一家?你还跟谁是一家?警察说完,似乎懒得理睬李舍了,朝前面走去。李舍觉得自己遭受了很大的侮辱,他心里不恨警察,反而怨恨走了的王春水,真想把她拽到警察面前,让她亲口告诉警察说,她王春水就是李舍的老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