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潘旭澜先生印象


□ 曾文渊

潘旭澜先生印象
曾文渊

1

我认识潘旭澜先生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那时,他和曾华鹏、范伯群等复旦学子已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受到人们的重视。我则在作协上海分会《文艺月报》(《上海文学》前身)当理论编辑,因工作关系,对文学评论界的新人比较注意。1959年春天,他和曾华鹏合写了《论杜鹏程的小说》一文,投给《文艺月报》。文章对杜鹏程小说的艺术特点作了深入细致的分析,指出:杜鹏程善于把握、选择不同时期具有重大意义的矛盾冲突来表现革命历史的发展;它塑造的正面形象都是具有远大理想的无产阶级的先进战士,同时又是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有血有肉的活人。文章还指出:杜鹏程在描绘广阔的生活图景中,对所描写的生活现象总是进行深入的思索,并伴随着汹涌的战斗激情,哲理和诗情的结合是他作品最显著的特色。这些分析十分精辟,特别是哲理和诗情的结合一点更是说出了我略有感觉而又说不出来的话。因此,对这篇文章我十分赞赏,即送领导复审,建议尽快采用,领导同意我的意见,因文章较长故希望作者自己动手,略加压缩,以省篇幅。
于是,我就带着稿子到复旦找他,他那时住在集体宿舍里,很热情地接待我。我告诉他:文章决定刊用,但太长,领导上希望作适当压缩。他很配合,欣然接受,没有过多少时候就删改好寄我。那次见面,我们做了一番畅谈。他告诉我:他是南安人,1956年毕业,进复旦之前在泉州培元中学读书。我告诉他:我是惠安人,1956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初中毕业时,我也曾报考泉州培元中学且被录取,后因别的原因未到培元就读改为直升惠安一中,否则,我们将成为同学,说不定还同班呢。因为有了这层关系,两人就无拘束地乱扯一通。我问他:华鹏在扬州师院工作,你在上海,两人怎么合作?他告诉我:华鹏既是老乡,又是同学,关系甚好,寒暑假经常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讨论,就产生了合作的意向。他说,他喜欢在学校里工作,有寒暑假,比较自由,可以利用假期搞点东西。我则说:学校不仅有寒暑假,而且学术空气比较浓厚,有自由探讨的环境,文化机关虽然也属文化团体,但既是行政单位,学术空气就不如学校,搞学术研究还是高等学校条件好些。
《论杜鹏程的小说》发表于《文艺月报》1959年8月号,反应不错,杜鹏程本人也甚赞赏。此后,老潘就以此为起点继续对杜鹏程的创作进行深入的研究,不管政治风云如何变幻,不管杜鹏程境遇如何,这项工作老潘始终没有放弃,执着地搞,终于写出了一本研究杜鹏程创作的专著——《诗情与哲理》。此外,他还写了许多研究、评论其他作家创作的文章,以及许多分析、总结前辈作家创作经验的艺术随笔,在读者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五六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大多有壮志凌云、报效祖国的豪气,留校的毕业生,或者以政治取胜,或者以业务见长,都想从本人的实际出发,扬长避短,有所作为。老潘深知,像他这样所谓家庭出身不好的人,如果不在业务上有所建树的话,不可能留校,留了也难以立足;要为社会所承认就得加倍努力,别人付出一分劳动,他得翻番才行。他认为不管自己和家庭受过多少磨难,自己总是建国后国家培养出来的大学毕业生,应当尽量用自己学到的知识来报效祖国。在他看来,潜心学术研究、多出成果,是他报效祖国的有效手段,也是他力所能及的最佳选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