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博学慎思 实事求是


□ 钟明奇

  郭豫适教授,1933年12月生,广东潮阳人,幼年移居上海。1953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其间有数年奉调至京参与16卷本《鲁迅全集》的编注工作。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长、《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主编、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中文学科评议组成员兼学科组召集人、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会长。所著《红楼研究小史稿》、《红楼研究小史续稿》是第一部红学史专著,又有《半砖园文集》、《中国古代小说论集》、《论红楼梦及其研究》、《扬弃与发展: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主编)、《学与思:文学遗产研究问题论集》、《曹雪芹“答客问”:论红学索隐派的研究方法》等多部著作。他长期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除中国古代文学史、小说史外,也涉及文学理论、鲁迅研究诸方面。本刊特委托杭州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与文献研究中心钟明奇教授就有关问题采访郭教授,并整理出这篇访谈,以飨读者。
  
  钟明奇郭先生,您好!您在《红楼梦》与红学史方面有着精深的研究,其实您的研究领域非常广阔,对《红楼梦》之外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的研究等也常发表精辟的见解。我受《文艺研究》编辑部的委托,想就《红楼梦》研究等有关学术问题对您作一次访谈。
  郭豫适感谢编辑部的热诚邀请。“研究领域非常广阔”是谈不上的,但不少学术问题确实值得研讨。我们随便谈谈吧。
  
  一、历史使命与时代责任:《红楼梦》研究史的现代创立与当代批判
  
  钟明奇前人说“开谈不说《红楼梦》,纵读诗书也枉然”,我们就从《红楼梦》开始吧。现在写学术专题史已成为一种风气,而新时期以来第一部这样的学术史专著就是由您完成的。《红楼研究小史稿》、《红楼研究小史续稿》作为开创性的著作,广受学界重视和好评不是偶然的。您当年是怎样想到要研究这个课题的?
  郭豫适那已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在大学读书,读到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卷首序言里的一段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鲁迅说:“中国之小说自来无史;有之,则先见于外国人所作之中国文学史中,而后中国人所作者中亦有之,然其量皆不及全书之什一,故于小说仍不详。”外国人重视我们的文化遗产,自然是件好事,但为什么有关中国小说历史的研究,先见于外国人的著述中呢?大学毕业后留在系里任教,因为要搞中国文学史、小说史的教学与研究工作,自然又读到鲁迅的这段文字,以及其他相关的文字,例如日本学者盐谷温《中国文学概论讲话》中译本孙俍工《译者自序》,于是原来心里想的那个问题便触发起更多的思索。作为一个中国人,难道我们能够一再安于现状,“譬之懒怠的子孙,把祖宗遗下来的产业任意荒芜,却要待别人来代为耕耨”?从事学术工作的中国学者,在历史文化遗产的整理研究上,我们不应该有点民族责任感吗?
  鲁迅说得好:“倘若先前并无可以师法的东西,就只好自己来开创。”(《(奔流)编校后记》)鲁迅正是以他令人感佩的开拓精神,写出了《中国小说史略》,结束了“中国之小说自来无史”的局面。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小说史这条线索是由许多作家作品的点连接起来的,那么,从这条线索上找出一个重要的点,如《红楼梦》,试着写出这个点的线,即《红楼梦》研究史来,行不行呢?我就是在鲁迅当年结合教学撰著《中国小说史略》的启迪之下,在他勇于开拓和坚忍不拔精神的感召之下,萌发出撰写《红楼梦》研究史这样的想法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