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奔跑的树


□ 王佩飞

奔跑的树
王佩飞

窗户染上亮色了,跟着,公鸡们的叫声,便自近而远自远而近,在村子里旋绕着,漾成了一种绵延的韵味。
修文知道头遍鸡叫离起床还早呢,翻了个身子,接着想他的心事。
往常,修文躺下就睡,也从不恋炕,可昨夜却睁了半夜的眼,小半夜时才迷糊了一会儿,就又醒了。虽说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可哪有不到四十岁的人就老了呢。是修文揽了个费心的差事,由不得他不操心了。
修文如今是村里管事的了。
村子是老少边穷地方的穷村,窝在山疙瘩里,只有百多口人。因村子太穷,村干部成了烫手的芋头,没人干了。大前年,兼任村长的支书带了些人出去打工,没承想做了包工头,去年把家都搬进县城了。前年底选的村长也只干了一年就想撒手,只是乡上不允。今年五月初村长外出一趟,回来后就搞起了劳务输出,要把村上仅有的三十多个劳力都带出去挣票子呢。
走前,村长想找个临时管事的顶一顶。可是村上能拿得起放得下的他都要带走,哪还有硬手呢?村长抓耳挠腮地思谋了半天,就想到了修文。
修文人如其名,是个断文识字的秀才。上中学时还得过作文大赛二等奖,拿了十张十元的大票子哩,前程美得很,没想到上高三那年在村东的沟上摔下去,把前程给摔没了。
前天,村长就给修文大(父亲)天厚老汉送了一条红乒坛香烟,说老哥这条烟整五十块钱哩,好吃得很,然后就说了让修文在村里操心的事。
修文不允,说叔你看我这样子哪能成呢?莫闹笑话了。
村长便眼里闪着泪花子哄修文说,大侄子啊,你就帮帮老叔吧,我给人都订了合同,按了手印了,违约要治罪哩。你就莫推托了。你只要给老叔顶到年底就成了,我什么事都不要你做,就是乡里来人你应承一下。老叔不亏你,乡上给我的补贴都归你,六百块哩。村里那几百块钱留给你花,那张报纸也留给你看。还有,我给金宝说好了,让他帮帮你。
修文让村长说得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叔,快别说这些了,我确实不是个料呢。
谁知天厚老汉听了,瞪了修文一眼说,你咋不懂事理呢?这是你叔抬举你哩。又冲着村长忙不迭地说,行,行。咋不行呢?还有我和有福这些老骨头,都给上上心,你放心走好了。村长听了,感动得很,又给修文父子说了一番掏心窝的话,还塞给修文两张票子,就把村上的事给修文撂下了。
昨天晚上,村长悄悄把人领走了,村子一下冷清起来。连狗都不叫唤了。修文心里空落落的,翻身打滚怎么也睡不着。
日头大亮了。修文家堂屋的门打开了。出来的是一群鸡,鸡的后面才是修文。修文行走时肩膀一耸一耸的,不停地打晃,人也就显得或高或矮的。
原来,修文被摔成个瘸子。
鸡们有好几只,其中有只大红公鸡,它迈着欢快的小碎步子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后,爪子在地上飞快地抓刨了几下,又在灰土里涮了几下尖嘴,拍了拍翅膀,仰头豪迈地亮了几声嗓,便箭似的蹿到一只芦花母鸡身上抖擞起来。修文这时想起了人知羞不知足,动物知足不知羞的话,不由得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