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死亡谷


□ 任青春

  1

  在莽莽的草原上,乌日根骑着他的宝马海力宝追赶独眼龙和哈利已经进入了第二天。前面就是死亡谷,他相信,他会和他的死对头在这里相遇的,决一死战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临行前,他来到那个叫野杏坡的地方,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向阳的小山坡,坡上坡下长满了野杏树,它也因此而得名。在杏树掩映的草丛里,有一大一小两个坟冢,坟头上长满了荒草。乌日根下马,把奶酪等一些小食品抛洒在坟头上。他从马鞍上解下鹿皮囊,打开塞子,仰脖狠狠地吞了一大口马奶酒,剩余的酒都洒在坟地里。他烧了一刀草纸,一边烧着,一边一字一顿地说:娜仁,初鲁,等着我,我这就要走了,去和独眼龙一决雌雄!

  现在,站在山顶上,望着山谷的草原,空旷的风掠过,草海像波浪般翻滚。乌日根的心不由得震颤不已,这一天的到来让他等得太久了。他和独眼龙近十年的冤仇就要了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乌日根的家住在新疆乌苏市境内的赛力克提牧场,这里紧紧依傍着天山山脉,牧草茂盛,风景独特,是一个连百灵鸟和勒勒车都愿意在这里驻留的地方。在来到这里之前,乌日根和他的部落一直过着原始的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后来阿爸带着幼小的他以及部族的人们来到这里,当长长的勒勒车队停在草地上的时候,人们都看呆了,多么美好的天然牧场啊!也就是从那一时刻开始,大家坚定了信心,在这里留下来。一晃四十年过去了,他们从立毡房到建起泥房子,完成了由游牧到定居的过程。这里虽然是高海拔的地方,但这里的人们并不善于狩猎,他们靠养马、牛、羊,靠放牧养牲畜过生活。这里野兽很多,有熊、黄羊、雪豹、马鹿、狼等,当然要数狼最多。头些年,黄羊和旱獭多,狼有充足的食物也就很少来袭扰人类。后来那些动物越来越少,狼就开始袭击村庄,它们跳进羊圈叼走羊羔和病羊,有时看到有单个的马在草地上吃草,它们就会一齐向马发动进攻,狼咬不到马的脖子,就咬马的肚子,它们的牙齿锋利无比,在牛马的肚皮上咬住一划,牛马的肠子就掉了出来。牧场的人们不想与狼等野兽为敌,但保护不了畜群他们就无法生存。因此,他们被迫拿起了猎枪,即使这样,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是不会开枪的。有几次,乌日根的阿爸为了救羊群,向天上放了空枪吓唬野狼,他不想伤害它们。但后来这种办法根本就不奏效了。乌日根长大后发誓,是牧人就要坚决保护自己的畜群,谁伤害它们就除掉谁。就这样,他和狼的征战开始了。他也不想这样,但他别无选择,因为他是这个小村庄的领头人。而他和独眼龙之间的仇恨起源于十年前。

  那是十年前冬天一个寒冷的黎明,早晨三四点钟的光景,太阳还没有露头,四野灰蒙蒙的,正是鬼龇牙的时候,天冷得出奇。正在沉沉梦乡中的乌日根隐隐地听到猎狗和羊的混乱叫声,他迅速地穿好了皮裤和光板羊皮袄,手拎着猎枪就窜了出去。在羊圈里,他看到了凄惨的一幕,有三十多只狼把小小的羊圈团团围住了,他看到站在高岗上地指挥的母狼,他的心一激灵,他认出了这只母狼,几天前他们曾经有过遭遇。那次它带着十几只狼来袭击,恰巧遇到早有准备的乌日根,它们丢下了一只死狼仓皇逃跑了,临走前,母狼用怨毒的眼神狠狠地盯了乌日根一眼,盯得他不寒而栗,那眼神里是冷冷的泛着凶光。他知道,他们的交手仅仅是开始,大的恶斗还在后头。果不其然,今天它又来了。只见母狼在高处指挥着,它提前排兵布阵,把群狼们分成组,设好埋伏,然后它观察好地形,在高处发出低沉的啸叫,有五只狼按照它的指挥从一米多高的羊圈墙跳了进去。它们并不急于捕杀羊只,而是向羊群一次次冲击,逼迫它们撞击圈门,直到把圈门撞坏。羊群冲出圈门后,向四外奔逃。这时埋伏的狼群出来接应,它们把惊散的羊群聚拢起来往山上赶。乌日根一眼就看出领头的那只母狼是体形较大的天山灰狼,它足有小马驹子那样高,修长的体形,头很大,目光凶悍,看到猎物时龇牙咧嘴,咆哮着做出随时要进攻的姿态。他清楚,这是一个真正的对手。这时母狼领着狼群向着山上跑去。乌日根跨上马,向着远处追赶。

  太阳渐渐地爬上了地平线,天仍然很冷,四野笼罩了一抹玫瑰色的光芒。一路上,乌日根看到散落着许多死羊,有的内脏被掏空,有的被吃得仅剩下了羊头和四蹄,也有的仅仅就是被咬死了,野狼并没有想或者说没有时间吃掉它们。乌日根知道,这是那头母狼在和他叫板,在试探他的应对能力。他怒火中烧,王八蛋,老子和你不共戴天!乌日根纵马上了山冈,一望无际的雪野上,马、狼、羊展开了拉力赛。乌日根看到母狼在外围继续指挥着,狼群把二百多只羊分割成三片,它们开始对柔弱的羊群展开了疯狂的屠戮,一只只凶狠的狼扑向一只只弱小的羊,雪地上到处都是喷溅的血迹……乌日根知道,这群狼已经吃掉了一定数量的羊,对于并不十分饥饿的狼来说,这样的屠杀不过是一场血腥的游戏。他的心在滴血……他端起枪,瞄准距离他最近的狼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透过弥漫的硝烟,他看到那只狼扑倒在地上,然后顺着山坡一路滚了下去。群狼被震动了一下,疯狂的动作有所收敛。乌日根又开了一枪,又有一只狼应声倒地。狼群被震撼了,开始撇下羊群向一起聚拢。乌日根毫不手软,又开一枪,一只老狼倒在了狼群中。狼群开始偏离轨道,撇下羊群,向山野狂奔。已经杀红了眼的莫日跟根本顾不上管理羊群,他驾着海力宝猛追群狼。这是一场撼人心魄的雪野拉力赛。渐渐的群狼也逃向了四面八方,乌日根死追不舍。最后,只剩下领头的母狼带着一只和它体形相仿的公狼在狂奔。他断定这只公狼是领头母狼的配偶,他就愈加猛追不舍,他们之间的距离在渐渐拉近。这时,公狼突然向右边的山冈上拐去,并且步履也有些蹒跚。海力宝本能地也跟着往右拐。乌日根一直追到了岗坡那边,一枪把公狼打死了。此时,他才明白,原来这只公狼是为了救那只母狼才这么做的。乌日根带着一种快意和敬佩混合在一起的心情下了马,他要把这只公狼带回去,剥了皮,做成衣服穿在身上。这样,母狼就会在他的身上嗅到公狼的味道。他知道自己这种挑衅性的举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他就是要这样做,他要和这只头狼斗到底!

分享:
 
更多关于“死亡谷”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