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丑


□ 苏兰朵(满族)

  作者简介:苏兰朵,女,满族,1971年出生于吉林松原。中国作协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诗刊》《美文》《民族文学》等杂志。曾获第五届辽宁文学奖诗歌奖、第六届辽宁文学奖散文奖。

  碧丽珠将最后一枚亮片小心地粘在鼻翼,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起身,收拾化妆品。小绵羊站后面等半天了,一屁股坐下去,差点踩到她的脚。碧丽珠心里不痛快,但没说什么。她很累。

  坐在化妆台后面的破沙发里,她点了一支烟,目光瞥在小绵羊的腿上。这是一双迷人的腿,修长,笔直,饱满,紧致。此刻,它们被包裹在黑丝袜里,弯曲着从椅子前端斜伸出来,小腿和脚踝在高跟鞋的烘托下,线条无可挑剔。碧丽珠将目光滑开,下意识地拽了拽超短裙。最近又有些胖了。

  皮猴从外面进来,不知从哪弄来一个手持电动小风扇,凑到小绵羊身侧,殷勤地吹起来。到底还是年轻啊!碧丽珠在心里感叹。打扮停当的老公张顺水早跟着别人到外面凉快去了。

  小绵羊来路不明,声音嗲嗲的,一忽说是魏三艺校毕业的,一忽又说以前在夜总会唱过,还做过迪厅的领舞。老板徐春是见过世面的人,绷着脸听了半天,只说,先试一星期。又问,叫什么?于丽丽。这名字不行。徐春盯着她想了想,我看就叫小绵羊吧,和皮猴,正好一对!海报这就贴出去了,张顺水私下里问过皮猴,在哪里捡的这么个搭档?皮猴只是嘿嘿笑,不说。张顺水只好拍拍他的肩,对人家,巴结点,别半道又跑了。皮猴原来的搭档是艺校一起毕业的小师妹,两人唱了不到半年,小师妹就跟一个有钱的老板走了。

  这丫头不会唱戏。第一个晚上下来,碧丽珠就跟张顺水说。还用你说?张顺水不屑,你看那两步走,脚软绵绵的,没练过。徐哥一眼就看出来了,要不怎么叫小绵羊呢,哈哈。碧丽珠也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徐春这是拿她当画使唤呢。

  不想,小绵羊对碧丽珠构成了威胁。三天下来,本事露出来了。敢唱《青藏高原》,还穿超短裙劲舞。场子沸腾了。一个垫场的,竟然出现了点单。而且是三张。这待遇,以前只有碧丽珠一个女角享受过。

  春华剧场的二人转演出,每晚固定四组。中场有杂技表演和歌舞。照例第一组是热场的,皮猴的前任搭档走了之后,徐春马上用了新来的一对,眼看着要把皮猴挤走了,不想来了个小绵羊,局势迅速扭转。现在两对一三五二四六轮流上,一副PK的架势。碧丽珠和张顺水在第二组,表面上是以张顺水的男丑为主,实际上碧丽珠的戏一点不弱。她能歌善舞,会唱老戏,还有一绝活——吹萨克斯。后面两组,男角都是腕。一个是俊男杨洪波,出过个人演唱专辑,网上可以下载,女粉丝一大群;一个是丑帅全能,文武兼备的小福贵,演过电视剧。两人都在春华唱了四五年了,根子硬,碧丽珠夫妇比不了。

  张顺水绕回来,手里拎着半截雪糕,老婆,润润嗓儿……碧丽珠晃了晃手里的烟,示意不吃。小绵羊在镜子里看到了´停下手,对皮猴说,去,给我买—支来!皮猴应声刚要出去,张顺水忙说,这就要开锣了,你别到处乱跑。我去给你买!“买”还没落定,后屁股就挨了碧丽珠一脚,哪儿显着你了?皮猴见状,忙说,我去我去。一溜烟出了门。张顺水瞪了媳妇一眼,追了出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