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瓦房(中篇小说)


□ 罗伟章

红瓦房(中篇小说)
罗伟章

罗伟章,四川宣汉人,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成都,四川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饥饿百年》《寻找桑妮》及中篇小说30余部,另有短篇小说和散文随笔若干。作品多被转载并进入全国小说排行榜,中篇小说集《我们的成长》进入2006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事情的开始非常简单……
陶志强朝红瓦房走去的时候,天还没怎么黑,沙湾镇羞羞答答的夜生活,还没真正开始。红瓦房在镇东头,虽有条煤渣路使之与街区连成一体,事实上它是被孤立起来的,像随手扔出去的一件东西。现在陶志强似乎要去把那件东西捡起来。不过他很犹豫,甚至很痛苦,因为他把握不住自己这想法对不对。他住在北街(镇上三条街:南街、北街、西街),如果从街道上过去,很多人都会看见,这不好,相当的不好,于是他从一条狭窄的巷道钻出去,阴悄悄地到了河坝。仲秋时节,河坝上的芦苇花白茫茫的一片,让人神思恍惚。陶志强站在高处的土坡上,摸出一支烟来抽,看似气定神闲地吐着烟圈,目光却从那烟圈里溜出去,四处瞅。浣衣的女子都回家了,沙滩上的猪牛市场,也呈现出空荡荡的落寞;清溪河的水面上,野鸭急匆匆地起翅归巢,将夕阳残晖扑扇得金星乱溅。陶志强把烟塞在坚固有力的齿缝间,不像在抽,而像在咬。他这么咬了一阵烟,等河面上的余晖全都熄灭了,才像下定了某种决心,踏着墙根底下青黑色的小路,朝镇东的红瓦房走去。
红瓦房很小,认真说来不能叫房,只不过是一间低矮的偏厦。偏厦里住着一个女人。女人姓什么,镇上人都不甚了然。五年前,或者四年前,她从川陕交界处一个荒僻山村顺水而下到沙湾镇落脚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沙湾镇在川东北的清溪河畔算得上大镇,也是这条河上小有名气的水码头,在此上下的客人多的是,谁去在乎一个芳龄早过、体态丰肥、老穿着男式衬衫的女人呢?可没过多久,她就在镇东头的荒地里辟出了一块地盘,起了间砖房,盖上了红瓦,专营豆腐生意。她做整板的豆腐,也卖活水豆花,都嫩得入口即化,生意很快火爆起来。村上来赶集的和镇上的土著就都认识了她,无论大人小孩,都按她自己报出的名字,叫她三妹。“三妹,给我打碗豆花,少辣椒的,我要给我奶奶端回去。”或者:“三妹,我订做一个中号豆腐,下场我来背,水牛家要娶媳妇了,我拿去送情。”三妹总是用白沙沙的手帕擦着胖乎乎的手,笑笑地应承下来。那么多人订货,要的型号不同,原料也不同(有的要黄豆,有的要黑豆),她从不在本子上记一下,却也从不会弄错。大家都喜欢上了这个亲切而热情的外乡女人。
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红瓦房却有了不好的名声。
在这个仲秋的黄昏,陶志强就是冲着那不好的名声去的。
天色暗下来。是那种被黑夜弥漫了的暗。身后街区的灯光,像浮在水面上的白色泡沫,遮没了最真实的部分。陶志强站在红瓦房背后,看不见里面的灯光。土砖墙上没有一扇窗户。他又点燃一支烟,警告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否则别人就去了。他听得见自己身体呼啸的声音。陶志强刚满55岁,在别人看来,他已是退了休的老头子,而在他自己看来,他一点也不老。8年前,陶志强死了妻子,因此他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停留在了47岁的时候,47岁算老吗?当然不算!他把烟从嘴里取出来,尽量优雅地夹在指间,绕过砖墙,朝前门走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