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坠落


□ 也果

●也 果

  1、一片叶子与每一片叶子

  地上积了一部分落叶,在季节有条不紊挥舞起来的手势下,算得上是一批忠实的追随者。这是一片片呈椭圆形的宽大的杨树叶。高大、峻峭的杨树常常让人无法回避,迅猛的长势冷不防就让头顶上摇晃着的叶子越过一旁的楼顶。倘若拿一片杨树叶与道路另一侧樱花树的叶子比较,前者与地面的距离及落地所需的时间肯定要长。当然,无法分辨的是落在地上的叶子究竟来自于树的哪一位置,是生在稍微朝下的枝杈还是伸向半空中的某根臂膀上。距离决定了一片落叶在空中的飘摇。

  我见过叶子的生长,只是自己的目光不经意间肯定忽略了其中挣扎着的举动。树上一下子伸出无数双嫩绿的小手,一模一样的,让人顿时又看不见了其中的某片叶子,看不出每一片叶子之间的区别。生长向来是隐秘的、急切的,因而让人惊呼。那个修长的身躯牵引着一束柬长长短短的视线,从此确立了一棵树的形象。如今,那些落在地上的叶子,即使与树分离了,依然被看作树的一部分。

  悬在高处的树叶,除了风,谁也无’法接近。当我亲眼目睹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那片握在手中的叶子,便成了一种触摸到的实实在在的事物。看到了便会产生一些想法,并且随之展开自然而然的想象。叶子脱离树的时候有没有觉得痛?轻微的疼痛?这绝对是一种想象。置身所感受的事物之外肯定无法真正理解另一种事物的状况,由此便也只能成就浓妆淡抹的想象。眼前出现了一只船,摇摇晃晃的,像被什么托着,徐徐地、缓缓地飘,那个轻盈的动作无形间让整个过程加长了,好像随时都要重新舞起来。如果风出现的话,一定会使船儿飘荡起来,不是在空中,而像在水里似的。其实,一片片剥去了颜色的叶子,与风无关,除了落下来的时候,稍稍耽搁了的忽略不计的那一阵儿。现在,我可以亲近落在地上的任何一片叶子。我闻到了宽大的杨树叶子上那股青涩的味儿。从茎部戛然折断的叶子,留下齐整的一言不发的创口,没有淤血。

  眼睛追随偶尔看见的叶子一同滑下,无法阻止最终的结果。一片落叶跟从前比并没发生多少变化,一点儿也不干燥,甚至鲜亮。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树上的叶子几乎没有先后地落下,居于高处,还是低处的?事实上,谁也辨不出,某片叶子便最先落到了地上。碰巧被人看见了,便不由地盯上一阵儿,或者躬身拾起。于是,寻常的被注意到的一幕,便成为捕捉到的诗意的一种。而这个被注意的过程是犹豫的,轻飘飘的。除了内心说不出的想法,似乎全都是由自身的轻盈带来的。但是在脱离树的一霎那和落到地上的瞬间,肯定有声音。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想必只有叶子与亲近着的地面知道。一只恰巧路过的蚂蚁应该也有所耳闻。

  关于树叶的坠落,可以肯定为一种断裂,被一个未加思量的动作替代:也是摆脱,是关于力量的自然而然的体现。继而,在多少掺杂了些旁观者无关紧要的视线后,成就了所谓的观察或印象。除此之外,这样的结局便是属于一片叶子的,属于每一片叶子的归宿,也成为某个季节最直观的、纯朴而洁净的象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