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线谷·巷谷·峡谷


□ 章 武

有山必有谷。正如世间万物,有阴必有阳,有凹必有凸。
谷与山如影随形,密不可分。没有长江三峡的漫长与曲折,就没有神女峰及其巫山十二峰的绝代风华;没有金沙江虎跳峡的汹涌与澎湃,就没有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双峰并峙的盖世英姿。长达三百多公里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更是把莽莽苍苍的美国西部高原撕开两半,给人以一种惊心动魄的悲壮之荚。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在闽北泰宁这个山区小县境内,居然拥有中国东南大陆面积最大的丹霞地貌,穿行在红色峰林中的大小峡谷,总数多达370多条。它们,或纵横交错,密如蛛网;或九曲回肠,百转千绕;或齐头并进,把山体切割成一道道丹崖赤壁,抬头仰望,如一道道长城在天际盘旋,又如一艘艘巨轮正扯起红帆远航,乘风破浪,气象万千。也许,论单条峡谷,它的长度,不如长江三峡;它的深度,不如科罗拉多;穿行在它怀抱中的激流,也不及金沙江虎跳峡的气势磅礴。但若论峡谷总体数量之多,分布之密,弯度之大,比起上述我所游历过的中外著名峡谷,却一点儿也不逊色。怪不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对它慧眼独具,一经发现,很快便赏给它一顶“世界地质公园”的桂冠。
徜徉在这迷宫般的峡谷大观园中,我第一次得知同是峡谷,按其宽度,又可细分为线谷、巷谷和峡谷。在泰宁的峡谷群中,便拥有八十多条线谷、一百五十多条巷谷和一百四十多条峡谷。但这种划分,又不是静态的,一成不变的,它与时俱进,不断重新排列组合。随着时间的推移,流水的切割和岩层的断裂与崩塌,每一条线谷都会由细变粗,由窄变宽,逐步发育成巷谷,继而壮大成峡谷的。假如把峡谷比作年富力强的壮年人,那么,线谷便是它幼小的童年,而巷谷,便是它血气方刚,雄姿英发的青少年了。
顾名思义,线谷细如游丝。其最细窄者,或如石门中的一隙门缝,或如崖壁上的一丝裂痕,蛰身其中的,往往只有细细的一线泉源。但千万别小看这涓涓细流,正是它急速的下切作用,水滴石穿,柔能克刚,千百年后,再坚硬的山岩,也要被它开膛破肚,掏出五脏六腑来的。当然,目前已辟有步道供游客观赏的,一般都是略宽一些的线谷,但再宽,也仅仅只容一人独步或二人侧身礼让而已。其中,九龙潭的“一线天”最为典型,绵延千米的线谷,两厢皆是千仞石壁,人行其间,有一种在夹缝中苦苦求生的感觉。抬头仰望,惟见头顶残天一线。这时,只要有一只山鹰展翅掠过,遮断了天光云影,整条线谷便突然间暗了下来,白昼如同黑夜,两厢的石壁似乎贴得更紧,仿佛顷刻间就要把人挤扁压碎似的。最有趣的是金湖畔的“岩隙天梯”,整条线谷全都斜斜地切入岩罅之中,其倾斜度高达六十度。弯腰爬行其间,偷眼从石缝顶端斜望出去,又见另一条线谷从更高的山崖上垂直而降,与身边这条倾斜的线谷两相对接,如此斜直组合,且又“斜不压正”的奇观,不能不令人叫绝。
至于巷谷,自然让人想起那些小巧玲珑的江南小镇,那些在烟雨迷蒙中弯弯曲曲的小街仄巷来。只不过它们再弯曲,也比不上这里的锦溪弯曲。直线距离只有两公里的锦溪,为何流程却长达7.5公里呢?只因为它在群峰中连续作了八次大转弯,而每一次大转弯,都是整整180度!由此,我想起云南丽江的石鼓镇,金沙江在镇郊转了一个大弯,便誉称“万里长江第一湾”,从而引来无数中外游客。可惜,我们这里的锦溪,连续八个大弯,却至今还是个待嫁的村姑,“养在深闺人未识”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