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珠岛记(外一章)


□ 陈熙利

赤壁毕隆,少年大志。艺从摄影数年,弄得财富百万,庚辰年秋月,突发奇想,于陆水湖购得一岛,临水而造欧式星级休闲中心,取名明珠岛。
明珠岛坐北朝南,后倚尖峰,前对纺城,面积不定,随水而变。水涨即小,水退即大,距库坝三里,乘快艇百秒就到。弃船上岸,拾级而上,便入前廊。廊墙左右嵌雕图玻璃,上绘湖景,撰有“水上生明珠,湖上现乐园”。
过前廊,进大厅,正面为前台,迎宾一脸春风,笑容可掬。厅右待客港椅成圈而摆,厅左梯级石片沿墙而置,水随石而滚,间断滴下,终年不息。过大厅是庭院,占地千平方。中凿椭圆小池,池水与湖水暗通,池中有一怪石浮水,独腿旱鸭立其上,与客人调乐,院内石径曲折,串联草坪,紫藤、冬青等花木根植其中,恰似江南园林。
院外东侧有一长廊,伫立长廊,凭栏远眺,山光水色,尽收眼底。廊下有一人造沙滩,夜间开灯,光柱直射水面,鱼儿群集,嬉戏其中。
沿长廊而出,打坐前廊,顿感水面之宽阔,水势之浩渺。放眼远处,青山叠翠,碧波映照。再看脚下,湖水盈盈,清澈可鉴。坐而观之,一日四时可变。清晨,水鸟冲破湖雾,不时掠水而过,追逐鱼群。湖雾散开,农船迎日而出,荡漾湖面,渔翁举手撒网,放飞希望。中午,湖面金光闪闪,波光粼粼,水中群峰,一身苍翠,山风吹来,桔叶婆娑,时窃窃私语,时大声喧哗。黄昏,夕阳西下,晚霞消逝,渔船叶叶,飘向村落。入夜,渔舍灯火点点,同星月辉映,远远望去,宛如水中仙阁,诗趣横生。再看对岸纺城,傍水而建,延绵十里,参差错落,高楼低舍四处透光,齐映湖面,形若金线,泛动水中。
赏完一日四景,裸身下水,头顶月光,脚踏波浪,顿生太空遨游之感;再泛舟湖上,远处回眺,明珠岛如画舫独卧湖面,悠然天水间。君欲作几日神仙,可上此岛。

庙·银行·树

很久以前这里是座庙,很久以后这里是银行。这里以前没有银行,以后这里没有庙。在很久以前和很久以后这里都有的是一棵树。
庙里住的是和尚,银行住的是员工。庙里很穷,穷得没钱过日子;银行很富,富得钱堆成山。那棵树不穷也不富。
庙里的管家名方丈,银行的头儿叫行长。方丈管家不管钱,行长管家只管钱。那棵树什么也不管。
庙里和尚生活靠施主奉贡,自然来;银行员工生活靠工资,拼命挣。那棵树什么也不靠。
庙接纳众人,只要是求神拜佛、点香烧纸的都行,不嫌贫富;银行只接纳富人,不管是存钱还是贷款,嫌贫爱富。那棵树什么人都不嫌,不管是穷人来庙烧香,还是富人来银行存款,只要站到它底下,都为他们遮阳避雨。
庙里的方丈轮了一个又一个,强的、弱的、硬的、软的、念佛的、贪吃的、睡觉的、偷尼姑的……银行的行长换了一任又一任,廉的、贪的、好的、坏的、办事的、好玩的、行贿的、嫖娼的……树在那里看着,看一个个方丈离去,看一个个行长下台。离去的吐一口“仙气”,下台的吐一口“神气”,树便吸了和尚和行长吐出后汇合的“仙神之气”,自由自在地活着。
和尚日复一日,在庙里念佛打禅,追四大皆空之幻境。员工天复一天在银行打工,求实实在在的名利,那棵树什么也不追求。
庙里人没有头发,银行里的人没有光头。庙里人削光头发想装“神”,银行人留着头发想弄“鬼”。那棵树什么也不装。
一天,树下来了一个女人,裸着全身对和尚说:你们认识我吗?和尚们全部跪下,弯腰叩拜。后来听说这个女人是观音老母。又一天,树下来了一个男人,拿着空白人事文件说:你们认得我吗?员工便在夜里拎着袋子去找他。后来听说这个男人是新上任的行长。那棵树说:我不像你们。
以前这里确实没有银行,以后这里确实没有庙。以前和以后这里都有的只有一棵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