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藿香


□ 但 及

  但及,男,1965年生,已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大家》、《作家》等刊物发表小说一百多万字。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选载,并入选多种年度选本。曾获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飞天十年文学奖等奖项。现居浙江嘉兴。

  1

  一大早,晨雾在街道上徘徊时,人们隐约就看到了它。它就停在后门旁,躲在浓烈的雾里。这是一辆军用卡车,军车的到来让人好奇,有人站在军车旁指指点点。

  为家已经忙开了,他在指挥着大家,把值钱的东西往车上搬。天有点闷,大街上灰蒙一片。藿香心事重重,坐在梳妆台前,眼神迷离又恍惚。梳子在发丝间穿梭,如绸的发质此刻显得无精打采。为家的声音不时传来,但她都没有听进去,心已经远远地飞了出去。家里很乱。南京被攻克,消息传来,大家都既惊讶,又慌张。这个结果好像在预料中,也好像在预料之外。嘉兴城里像是被捅了马蜂窝一样,全乱套了。为家昨天一晚未睡,他一会儿钴到床上,一会儿又爬起。

  雾,弥漫着,好像越来越大。刚才还看得清人脸,这会儿却看不清了。

  火车中午到,我们把东西装上去以后,就到广州。为家对她这样说。

  她的脸上掠过一层惊恐。难道真的要走了吗?只有这样一走了之吗?脑子里片片疑问闪闪而过。家里一下子被倒腾坏了,橱门大开,箱子翻开。但她一直坐着,没动。为家让她整理自己的东西,她嗯了一下,算是答应,也算是没答应。她觉得恍惚,昨天与今天完全不同,天好像要翻了。她活到现在,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就算是前几年日本人进来,也没有这样的慌张与无序。

  为家在嘉兴城也算是个人物,经营着好几家商铺,有酒铺、染坊、丝绸行、茶叶店等等。他还是县议会的议员,常常还夹着个小包,参加这个会那个会。现在为家的头上在冒汗,一切都是未知数,即使这些财物装上了车,也依然是个未知数。她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这层未知数。

  你们快点整理,时间不多了。他对着佣人催促。

  藿香走到窗前,窗外什么也看不清。整个小城一丁点的轮廓也没有。就在这时,她听到咣当一声,回头,看到家里的一个用人把一个花瓶给打碎了。为家的脸一下子变了,迟疑一下,就急不可耐地冲了上去。怎么搞的?怎么这样粗心大意?这可是值钱的瓷器。用人低垂着头,一副犯下严重错误、又无力改变的模样。为家的喉咙更响了,甚至好像要举手打人。

  县长大人到。不知是谁这样喊了一声。为家的脸色从愤怒中挣脱出来,然后变得和颜了一些。等一下再找你算账,他对着用人抛出这么一句话,然后走了出去。地上是一堆碎片,闪着剌目的光。她听到了外间的说话声,那应该是县长。县长是家里的常客,平时常常串门,节假日还一起听戏吃饭玩麻将。但今天肯定不是,今天空气里都沾满了不安与忧郁。

  当县长大人到来时,藿香突然想出去。她想要去见一个人,觉得非见不可。由于中午要走,事发突然,这更让她生出了这么一份冲动来。她担心这一别就成了永诀,这样一想,她就觉得有点可怕。时间在嘀嘀嗒嗒地走,她好像要在这一刻拉住时间,不想让时间这么快就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