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棵草倒下的方向


□ 一束星光

  重新

要占据临街的窗子。接住

玻璃上漏出的一小段光线,一直走

一步打一个死结

不给自己留后路

用不了多久,丝瓜花就会松开那段光线

从死结上站起来。未及说出白露和秋分

天就凉了

叶子说落就落。只剩一根绳子

从窗子里牵出

寒露、霜降、立冬……

那么慢。像我们

胸怀草木之心,一场雪后

转过身

  走河

河不说谎,不管走多远

它都告诉我

路是直的

堤是河的伞骨,流水连着我的血脉

圆润,平稳。踏着评剧的韵脚

走一步

父亲手里的皮影就动一下

我踩在梆子的鼓点上

我走,河走,影子也在走

影子走的时候,我是堤上的一颗树

爱长于—条河流

河走的时候,我是一叶浮萍

像别在河上的—根针,短于故乡

  初冬

叶子落下来,腐烂之前

放在—本书读着读着就流泪的那一页

让它成为生命的—部分

风经过时,把风揽在怀里

焐热它的刀柄。不给冷留下借口

雁南飞。我绝口不说

一棵草倒下的方向

只从身上刮掉一层霜降,一层悲鸣

一层黑夜

  十月之诗:河流

有水的十月才是十月。我摸着石头

一直走到河里

摸摸胸口

就能听到它扑腾扑腾

喊着村庄的名字

它流经的地方,都有一个村庄

和源头—样干净—一

一滴露珠在草叶上,照亮

我的一生

—条河走多久,我才能定居下来

走近它。成为其中的一滴

柔软、透明。不分解,也不缩小

  一只蝉最后的时光

最先低下来的不是哀鸣,是土地

向上传递的凄凉。在最后一段时光里

一个丢了灵魂的躯壳,让我感到一无所有

秋风里,卑微者在向卑微靠拢

我和它们—起,并不孤单

时光尽头的蝉,拥有过整个夏天

它要把埋在大地深处的话在夏天说完。现在

树身开始暗下来。它越抱紧越冷

一只蝉的外表和内心

实在无可挑剔。

它懂得如何让一颗心更强大

如何把理想叫回现实,再从现实

叫回到这个秋天。一只蝉停止了诉说

我用很多年,才让自己安静下来

  掏空

雨季还没有结束,而雨

掏空了隧道里一列向北的火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