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不屈而词穷


□ 相蓝欣

  曾几何时,“舆论一律”风行,连《参考消息》的读者范围都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因为“外事无小事”,百姓对国际事件绝不可妄评,外交和军国大计就更不用说了。社会到底是进步了,近年来中国的实力和国际地位急速攀升,国际政治的透明度大有不同,一时间,国际问题评论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在新闻媒体上与股评家和房产分析家平分秋色,国际问题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这当然是件好事,但如何将“国评”的水平提高到“股评”之上却似乎并不那么容易。我们得承认,作为学科的“国际关系学”,在我国同经济学一样,原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既无基础理论,更无自身特色,一向是在新闻学和文史哲的夹缝中苟且偷生的,但近年时来运转,却突然成了显学,究其原因,不过是靠了“国际”两个字罢了。实际上,国际关系学的处境很是尴尬,专家们的信息来源远不如在第一线的新闻记者,在象牙塔中又缺乏其他学科认可的学术规范,学理上很难站住脚,国际上也缺少影响力,只是在炒西方的学术冷饭而已。
  在中国大国地位上升的历史时刻,这个极其重要的领域却停留在只是西方国际关系理论货栈的水平上;一门在概念系统和话语系统上全盘西化的学科,其前景着实令人担忧。
  西方的国际关系理论在冷战期间确实火爆过一阵子。那时多数人都以为冷战的格局能够无限期地维持下去。既然有固定持久的研究对象,那些自诩能够用科学方法分析现状和预测未来的种种理论应运而生。如同西方经济学一样,在“假定其他条件不变”(即冷战的“均势格局”大致不变)的基础上,将科学方法运用到国际关系领域中似乎是可行的。但问题就出在“假定其他条件不变”的错误假设上。冷战的发展路径和突然结束的时机与方式表明,实力消长和其他所有的条件都起了变化。由于国际关系理论同现实国际体系的重大变迁似乎毫不沾边,于是它的行情开始一路下跌,“科学性”权威在今日已荡然无存。事实上,国际关系理论的主要流派对冷战的分析力度还不如历史学,甚或哲学。本来按照摩根索和沃尔兹的“现实主义”理论,苏联主动放弃超级大国的战略优势是不可能的。至于“理想主义”或“新自由主义”理论更是与现实大相径庭。
  更有甚者,按照西方这些现成的理论,中国的崛起必然会造就一个寻求全球霸权的大国。于是我们的“国评家”们就陷入了一个不能自拔的悖论:一方面要向世界说明中国的崛起不会步其他大国的后尘,而另一方面又坚持国际关系理论的强权政治逻辑,于是任何关于“崛起”的声明似乎都难以让人信服。至少,我们无法用这些理论来有力反驳西方流行的“中国威胁论”。
  当然,在学术象牙塔之内交流西方理论时,中外学人的地位还是平等的,因为大家都是在同一个语境中立论。然而中国的国际关系学在国际理论界至今没有发言权,因为它始终没有脱离西方话语的笼罩,但这并不影响在国内对国际事务做时评时,“国评家”用种种貌似“权威”的语言,来弥补话语劣势的缺陷。这也可能是很多专家学者对在媒体上曝光情有独钟的原因。可是,如今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之多,世界格局变化速度之快,谁也不敢妄言自己的预测是科学的,于是一时间似乎人人皆可当“国评家”,在鱼龙混杂的“国评”界,专家们还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可言呢?
  把国际关系学的困境同另一个“拿来”的显学——经济学做比较是很有意思的。经济学作为一个学科,可以说在改革开放的整个过程中都存在着危机,当开放初期的那种人人受益的所谓“帕累托效应”被日益增长的利益冲突所取代之后,我们的经济学在化解这些冲突中近乎“失语”。我们真正有效的思路不是某种经济学理论,而是“摸着石头过河”。近来,有人提出要用经济史为中国经济学“解困”,但如何入手却语焉不详。我以为,其实只要打破中国经济学不能接着传统思想继续讲的禁锢,便会发现传统的经世济民的人本思路不失为解困的一条出路。人文学科没有本土文化资源的支撑是难以为继的,问题不在于用历史还是现实为分析工具,而在于基本概念和话语的转换。我们现行的经济学“关键词”几乎全是外来语,用这种语言来解释“中国特色的经济发展”是困难的。比如说,用它来解释“三农问题”的“新乡村建设论”就脱离不了所谓“现代化理论”的桎梏。
  接着传统继续讲的思路对国际关系学的解困也是应当有启发的。较之经济学,中国国际关系学的处境更加糟糕。西化的中国经济学毕竟还有西方较为成熟的学术规范的约束。国际关系学在中国本来就是半生不熟的拿来主义,而且在引进过程中一直没有建立规范的词汇和术语参照标准,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语言混乱的程度令人瞠目。比如,迄今为止,国际关系的最重要的“关键词”“power”,尚无准确的译法。而中国的“大国”概念如何用英文表达则更是个难题。所谓大国,即Great Power,是指那些有影响世界体系发展的实力并具有全球视野的国家。在国际关系理论被引进之前曾被译成“列强”是有道理的。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吃了西方列强很大的亏,无法接受同其他“列强”相提并论的事实。于是种种译法层出不穷,都是为了躲避“列强”这个字眼。官方语言干脆把它称为“big country”,这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地域和人口的概念,全然无法达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