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在剑上的酒与浸过酒的剑


□ 蒋 新

流在剑上的酒与浸过酒的剑
蒋 新

蒋新山东淄博人,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有作品在《中华散文》《山东文学》《散文百家》《时代文学》《齐鲁晚报》《联合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被《散文海外版》《中国当代散文精选》等多家书刊转载,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理事。



在中国文化的字典里,有两个字始终充满着活力和魅力,像两颗鲜红的心不停息地跳动着,带着血,流着泪,充满豪气和洒爽,那就是闪灿着无穷魅力的剑与充满活力的酒。
酒昂奋着东北的雪,西北的风,饱蘸着南国缠绵的情话和北国炽热胸膛里的热血,一代一代地走进杜康那个无边的子里历练。走进去的人是白生生的,再走出来时,已经有了暴跳着力量的青筋,透明温柔的酒也变成了手中铮亮耀眼的剑。
剑将中国厚厚的历史穿了个半透,剩下的那几张纸也飘着寒光耀眼的剑风,哗啦啦的席卷着一撇一捺的人字,从酒里面流出的威武、悲壮、凄凉、寂寞,还有奋争后的孤独都高擎着剑,剑成了永远离不了的衣钵和最亲近的知音。



酒在剑上流淌,剑在酒里舞动,当剑与酒混合在一起的时候,酒以它的魅力和魔力融化了剑。融化了剑的酒又沿着舞出的剑痕不停歇地咕咕流向不可知的未来,铸在不再改变的历史里。历史的墨迹下面,有剑深深刺下的缕缕痕迹,笔直的弯曲的粗犷的细腻的,诉说着八千里路云和月。酒就在那里定格酿造,演化成了凝固的鲜血。干将莫邪铸剑的炉旁,有淬火的水,更离不开助兴的酒。火焰喷射的炼炉里本身就有酒魂,风箱一拉,酒就在火炉里狂溅起来。剑先是在炉匠师傅的胸膛里锤打,再到鲜红沸腾的炉膛里烧炼,一次次的锤打烧炼,剑由青铜到钢铁衍化着,一条条火里的赤龙一次次钻进酒里酣游,到后来就有了苏州虎丘山上的试剑石。
在试剑石附近,有书圣王羲之书写的“剑池”墨迹,浑厚有力的字间依然流淌着独领风骚的光芒。伫立在“剑池”旁,脑际里掠过层层叠叠的传说和故事,王羲之跋山涉水寻找干将莫邪之剑,那剑竟沿着山间的溪水流了出来,在白浪翻滚的水里自由地舞动着,接着就溶化成了清凉的水……他于激动之中用溪水做墨,于是就留下了这千古不朽的墨迹。笔不离手的中华书圣,也是剑不离手的王佑军,《兰亭序》里淌着酒酣的真挚,也透着刚骨铮铮习习灿灿的剑花。

历史上谁也忘不了鲜血凝聚的《霸王别姬》,悲剧里支撑伟岸之躯的是剑与酒。霸王醉了,真的醉了,醉得如夕阳那样灿烂,硕大的酒坛此时握在扭转乾坤的手上,怀里拥着与江山同等重要的美人,另一支手则提着那柄与女人同等重要的剑,走出了被风鼓动的帐篷,迎着飞扬的黄沙,走进了漫山遍野的楚歌里,面对滔滔不绝的江水,他仰天狂笑,第一次毫不犹豫地用力推开了身边的女人,将酒坛里的酒灌进了令人敬畏的躯体,举起了书写历史与辉煌之剑,在狂笑与无奈的呐喊声中,将那柄刺向别人的剑对准了自己,喉咙里喷出的酒已经酿成了悲壮的鲜红。
鲜红的酒湿透了历史,那柄剑将浸透酒的历史挑了起来,成了历史上永恒的休止符。
山东临淄历史博物馆里有一柄燕昭王用过的剑,剑身已经长满岁月的锈斑,曾经让人不寒而栗的剑光已藏匿在为时间涂抹的绿色剑衣里,但剑身的“王”字依然清清楚楚,带着时代的霸气。据说燕国是在齐国衰败的时候来攻打这个一直欺负自己的国家,长驱直入,直捣齐国的国都临淄。齐国不受其辱,奋力给予还击,燕昭王最后丢盔弃甲仓慌而逃,于是留下了这柄已成国宝的见证之剑。
临淄博物馆里还有一件稀世珍宝,古代的酒器“牺尊”。牺尊的来历就不那么清楚了,但“牺尊”里的酒则浸透着历史,弥漫在思维和想像里。
燕昭王来齐时一定是用酒犒劳过三军的,并且自己连喝三大杯或者三大碗。齐国奋力反击的时候也一定是用酒来代替誓言的。在两军对峙的战场上,战旗猎猎,军鼓雷鸣,剑在有酒的武士们的手上闪光跳跃,酒在握剑的心里升腾燃烧,剑与酒在一个个七尺之躯的男儿身上酝酿着升华着燃烧着,嘶杀声,呐喊声,鼓声,号声,剑与剑的碰撞声,形成了剑与酒最悲壮最灿烂的生动。
剑饱蘸着浓浓的酒,挥写着给后人看的历史。



武士爱剑爱酒,文人也爱剑爱酒。尤其是那些令历史敬仰的文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辛弃疾是位出将入相、雄才大略之人,醉里的无奈,看剑的豪情,红旗猎猎下的沙场英姿,一股脑儿都端到了我们眼前。剑是他“壮岁旌旗拥万夫”的胆,酒是一腔激情的魂,剑与酒为他“赢得生前身后名”,也是他万般无奈时最知己的朋友。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