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撞上了风(访谈录)


□ 邓一光 吴劭子

吴:咱们开始吧?
邓:……
吴:在做这个访谈之前,我搜集了一些资料,特别留意了一下时间。您自2000年3月停止小说写作,2004年3月恢复小说写作,整整4年时间没有写,对吧?
邓:小说?没有。
吴:这4年时间,做为写作者的您在干什么?
邓:工作和看人家写作。
吴:为什么停止小说写作?
邓:种种原因吧。
吴:不好说?
邓:不是不好说。个人的事儿,比如走黑道摔了一跤,腿摔青了一块,回家待着,一时半会儿没出门,与别人无关。先前也说了。有记者问,没往深处想。我自己也当过记者,老想着自己当年让人不待见的自尊心,还有发稿量等等,就老老实实说了。结果满世界都知道了,成了大家的事儿,尴尬得很。
吴:您是指您的眼疾吧?
邓:……
吴:其实,您并没有停止写作。据统计,这4年时间,您至少写了电影剧本《聊聊》,电视剧本《江山》、《归途如虹》、《如此多娇》、还有一个关于中美外交题材的。据中央台透露,不久前播出的《城市的星空》,也是您的编剧。
邓:我说了,那是工作。我也说了,现在不工作了。
吴:为什么工作?您对记者说,您的剧本写作与生存有关。您的意思,是不是您通过剧本写作这一“工作”来解决生存问题?
邓:瞧,又来了。我说过,不过摔了一跤,我没有拒绝天黑,还在阳光下走着。我自己的事儿,又不碍着谁,和你的访谈有关系吗?
吴:《中华读书报》上的一篇报道说……
邓:能不能换个话题?
吴:好吧,回到小说上来。《在香格里拉吃饭》和《别动那些花》是您恢复小说写作的头两篇,对吧?
邓:在此之前还写了一篇,《做天堂里的人》。你说的这两篇是先寄给《长江文艺》的。事先答应过,再写小说先给他们。算是头两篇吧。
吴:怎么会选择短篇小说开始结束您“看人家写作”的历史?
邓:“开始”的不是短篇小说,是长篇。开始了,完成了,有点儿意犹未尽,还有点儿沮丧,感觉语言上有问题,放下了。相对于中长篇小说,短篇小说在叙事技巧、结构方式和语言张力方面更为严格,相当于技能训练,既然是“开始”,索性从头。
吴:您说“意犹未尽”、“语言上有问题”,是指创作体裁不同造成的叙事落差吧?
邓:接下来你是不是又要回到剧本写作的问题上去?要这样,咱们改天聊吧。
吴:解释一下,这一点对我们的访谈很重要。我在一篇文章中论述过文学创作中叙事的“体裁落差”现象。文化速读与声像时代的到来,使介入影视和舞台剧写作的小说家越来越多。李冯写了电影《英雄》剧本;刘震云写了电影《手机》剧本;叶广芩写了电视剧《茶馆》剧本;刘恒不但充当编剧,还执导筒拍摄《少年天子》;莫言也刚刚发表了话剧剧本《我们的荆轲》。这种现象很有意思,不光我关心。您要不愿意回答也行。......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