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左手原谅右手


□ 庞余亮


商业浪潮袭来了,文化转型了,诗人该干什么去?诗人赵一平的妻子要他去打麻将,说是麻将能把一个写诗写笨了的人打聪明,结果诗人赵一平迷上了麻将。那么麻将是真把诗人赵一平打聪明了吗?那么赵一平深更半夜起床找纸找笔干什么?原来他是要写离婚协议书……然而,慢,作者却说这一夜像新婚之夜,新鲜而安静。
有的人有点像写在纸上的几行字,由于不如意的表达或表达的不如意就这么随手一撕,然后再揉成一团扔到地上,这废纸团在黑暗中又会慢慢地松软下来,像在欲说还休——谁能知道这团蹂躏的纸的疼痛?而这个人的一生就这么错过去了。
赵一平一直觉得自己写诗像在做地下工作,在生活的窥视下,赵一平不屈不挠地写了这么多年诗,为了那几行诗句,赵一平不知扔掉了多少只写几个字的废纸团。但赵一平从没觉得像昨晚那样感到自己像一团废纸,赵一平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是写了那么几行诗的,但一下子就成了废纸团!拿王玉萍的话来说,你哪里在写诗,你是在写屎,因为你吃了屎,所以你才写屎,赵诚的小嘴也跟着对赵一平喊:屎,屎,啊——气!一副厌恶的样子与王玉萍没有二样。
赵一平不知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误,赵一平说,那我不写诗,我去打麻将。王玉萍一拍巴掌说,你不写破诗,你去打麻将就阿弥陀佛了。赵一平是不会去打麻将的,赵一平觉得打麻将是浪费时间,玩物丧志。王玉萍可不这么认为,麻将桌子是个大熔炉,能将书呆子赵一平锻炼成一个会过生活的赵一平。
王玉萍提出会过生活的标准并不高,也就是让赵一平和她一起去贩带鱼。而对于赵一平,这个要求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因为在每天晚上,赵一平面前的纸上就不断地出现“带鱼”“带鱼”的字样。这带鱼像不像破折号。破折号后的赵一平不断撕稿纸。王玉萍就被这撕纸声惊醒了。你跟稿纸有什么意见?这稿纸可是用钱买的。赵一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这稿纸可没带鱼味。王玉萍听出意思来了,哼,破稿费,一行五毛钱。熬了二十行才十块钱,你今晚熬了多少行?我看不是其他原因,而是赵郎才尽了。与纸有矛盾还不如用来揩屁股。
赵一平没有吱声,又嗤啦撕下了一张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去了。纸团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就静默不动了。接着又是一个纸团扔下来了,也同样挣扎了一下。
王玉萍在被窝里喊了起来,赵一平,你真是吃了屎了,你为什么总是撕纸?
赵一平恶狠狠地说,我在给自己做花圈。
赵一平早晨起来时脸色很难看,这是赵一平在镜中看到的。赵一平还在镜中看到了头发蓬松的王玉萍在恶声恶气地给赵诚穿衣服。赵诚有点不听话,王玉萍就打了赵诚一个嘴巴。赵诚的小脸上立即出现了红手印。赵诚张开嘴巴哭了,哭声像剪刀一样剪着赵一平的眼睫毛。赵一平努力地闭上了眼睛。
王玉萍在临走时对赵一平说,赵一平,你看看,你让一个妇女上街去卖带鱼,而你一个大男人家却在家里写什么破诗,像什么话?
坐在车上的赵诚也学了一句,像什么话?
赵一平没说话。赵一平没话说。赵一平像一团废纸被自己扔掉了。赵一平觉得每天王玉萍这样大声说话是别有用心的,最起码邻居们知道了他在写诗。而在这个年头,写诗和神经病是一个意思。赵一平长叹了口气。赵一平觉得他应该把他过去的生活扔掉,把一切都像废纸一样扔掉。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赵一平不知道新的生活将是什么。
王玉萍咣当咣当骑着三轮车回来时,天已经黑了。王玉萍打开了日光灯,日光灯跳了几下,才把光打在了赵一平的身上。
王玉萍嗅了嗅了鼻子说,赵一平,家里怎么有一股焦糊味,是什么烧着了,这么臭?
赵一平笑了,赵一平笑起来时也是很好看的。当年王玉萍曾反复说过赵一平长得像顾城笑起来像北岛,有一种忧郁的高贵。
王玉萍是看到了赵一平的笑的。王玉萍觉得赵一平的笑有点不正常。赵一平,你不要吓我。你不要笑,真的,你不要笑。你肯定烧掉了什么。
王玉萍悄悄地靠近赵一平,还一边说,你不要笑,你为什么这样对我笑?说着就想抡起巴掌。赵一平一把抓住了王玉萍的手说,你不要认为我疯了。我没疯。我把你称之为狗屎的东西全烧掉了。明天我跟你去卖带鱼。
王玉萍没吱声。
赵一平说,明天我就跟你去卖带鱼。明天我还去打麻将。谁再写诗谁就是狗日的。
王玉萍立即像一条带鱼一样依偎在赵一平的怀中。赵一平觉得不习惯。赵诚在喊,下流,下流,爸爸和妈妈下流了。
待赵诚睡熟之后,王玉萍就游到赵一平身边了,赵一平轻车熟路地温习着以前多次温习的工作。最后赵一平哭了。赵一平的泪滴在了王玉萍的脸上,王玉萍紧紧地抱住了赵一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