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欲说还羞性教育


□ 曲 兰

一个上初三的男孩子,初次遗精的时候,以为是自己“小便流脓”了,于是非常恐慌。他首先想到去求助于妈妈,但他的母亲非常不耐烦:“真不要脸,这种事情都来问我,去问你爸爸!”他又去问爸爸,爸爸说:“你真没有出息,这么点儿大就流这玩意儿。”
在一次大学生与政府官员直面性健康的座谈会上,一个大学生问国家计生委的一位司长:当您的孩子进入青春期时,您给孩子讲过性知识吗?会场哄然大笑,这位司长很尴尬,他犹豫了一下说:“我的孩子是男孩,没讲过,主要是难以启齿,但我家有很多书,孩子会通过看书获得知识。”
一位高中男生对记者坦言:我对性敢说敢问,而老爸却在家中谈“性”色变,高中之前全家看电视,只要出现亲热镜头,马上让我闭眼。我第一次遗精时,问我老爸,他欲说还“羞”,不知从何说起。我觉得现在学校不光是应该给学生开设性教育课,同样还应组织专家给家长上性教育课。
原文刊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4年第3期(2月18日出版)。
我记得,我的少女时代,不得不做一个乖孩子,一直被妈妈牢牢地拴在裤腰带上(我想只有这样描述最恰当)。只要天一黑,妈妈绝对不允许我出门。我们家本来在部队大院里,有军人站岗,应该算是很安全了,但妈妈就是不给我半点自由。一直接受正统教育的我,虽没有“非礼勿视,非礼勿闻”的觉悟,但由于妈妈的严格保护,所有非“礼”之事,我绝对看不到也闻不到。那时我天真地以为人人都可以像李玉和、阿庆嫂那些英雄那样生活一辈子的。
当兵以后,在新兵连的第一个月,我所在的医院就发生了一件让我们所有新兵都感到震惊的事件:检验科主任因男女关系受处分了。我们宿舍的一位“消息灵通人士”悄悄告诉大家:是作风问题!一听说是作风问题,屋子里的6个女兵都会意地露出暧昧的笑容,谁也没说什么。但晚上熄灯后,黑暗中有人突然问了一句:“什么叫发生关系?”因为这个主任据说与一个检验员“发生了关系”。
我的下铺说:“哎,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发生关系?是发生关系就会生孩子吗?”
一个说:“据说亲嘴就会生孩子!”
“真的呀?”有人惊呼。
这时,有人说:“我好像知道一点儿!”
“怎么回事?快说说!”全屋的女兵同时好奇地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
“我不知道对不对啊,我在农村时看到过老乡配猪,公猪趴在母猪身上,肚子里突然抽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是不是人也会这样?”
“亮晶晶的东西?猪还有那玩意儿?”大家更好奇了。
“是猪尿泡吧?”
“猪尿泡要是掉出来,猪还不早就死了?”
大家鸡一嘴、鸭一嘴热烈地讨论起来,直到门外传来指导员的一声断喝:“三班,不许说话!睡觉!”讨论才戛然而止。在那个年代,如果一个人有“作风有问题”,这辈子也就算完了,前途从此断送。黑暗中,虽然大家都不敢说话了,可都跟我一样,心里在纳闷:这发生关系,对检验科主任就那么重要吗?甚至不惜挨处分,丢军籍?
———这是我一生中受到的第一次“性教育”,那一年我20岁。
在我们这个对“性”讳莫如深的民族,在那个对“性”讳莫如深的年代,我们这一代人的性知识几乎都是“无师自通”的,没有人教给我们。偏偏我这人天生愚笨,还就缺少无师自通的机灵劲儿!于是,关于“发生关系”这个概念,我直到结婚后才弄明白。
在我们的成长阶段,这样一种空白,对我们的未来产生了什么影响?让我们的心灵经历了怎样的挣扎?我们为我们的无知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我们的青春,是处在这样一个年代:没有电视,也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甚至没有正规的大学;我们能够看到的书只是“毛选”,只是马列著作。连《外国民歌200首》也被认为是黄色歌曲,只能偷偷地哼唱……
但我们的孩子呢?在他们进入青春期这个“危险年龄”时,面对的是一个信息爆炸的的时代,一个各种诱惑空前巨大的时代,一个由单一价值观向多元价值观转变的时代,一个社会由道德约束向法律约束转变的时代……各种良莠不齐的信息,以各种方式随时随地在“教育”、影响着我们的孩子———他们将怎样成长?

一、 苦涩的果实

可能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忘记初恋的感觉:你突然开始注意班上的一个男同学,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你都觉得意蕴无穷,眼前的世界变得阳光灿烂……
她现在就是这样。考上高中后,报到的那天,她是在篮球场见到他的。他一边用衣服擦汗,一边从她身边匆匆走过,一米八○的个头,宽宽的肩……那是一种惊鸿一瞥的感觉,她觉得他特男人,特酷。
没想到,他还和她分在一个班。
一次学校组织春游,分组时,好几个女生都想跟他分在一组,可他却跑到她面前,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组,让她兴奋得脸都红了!余光中,她分明看到其他女生嫉妒的目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