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人难做


□ 红柯

  红柯,本名杨宏科,1962年生于陕西关中农村,1985年大学毕业,先居新疆奎屯,后居小城宝鸡,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曾漫游天山十年,主要作品有“天山系列”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大河》《乌尔禾》等,中短篇小说集《美丽奴羊》《跃马天山》《黄金草原》《太阳发芽》《莫合烟》《颧尔齐斯河波浪》等,另有幽默荒诞小说《阿斗》《家》《好人难寻》等。曾获冯牧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小说学会奖长篇小说奖、陕西省文艺大奖等。

  第一章

  马奋棋没当上馆长,当了个副的。大会宣布前,老馆长跟他聊了一会儿,话里话外都能听出来,人家老馆长尽力啦。老馆长打的报告他看过,推荐他接班当正馆长,提前让他负责业务,提前让他进入馆长角色,结果上边另派一个馆长,只批准马奋棋同志为分管业务的副馆长。喜悦中有喷嚏。马奋棋还要故作轻松,不停地给老馆长说好话,老馆长还真让马奋棋给感动了,老馆长也说掏心窝子话:“我想好人做到底,偏叫人做不成么,好人就这么难做。”这话听着咋这么刺耳?好几年前王医生就说过类似的话。他还记得王医生怪怪的样子:“好人难寻好人难寻呀!”阴阳怪气就像个太监,就这么无情地揭他的伤疤。马奋棋难受了好几年,听见“好人”这个词就头大,就想爆炸。千万不能在老馆长跟前爆炸,不管心里有多少颗原子弹马奋棋那张脸都沉得平平的,说出的话钢巴硬正:“好人难做咱也得做好人!”马奋棋抓住老馆长的手摇啊摇:“副馆长就副馆长,谁还说副馆长不是馆长?”“有你老马这句话我就放心啦。心态好比啥都好。”

  全馆上下都叫他马馆长,大家都这么叫。马奋棋一下子就心理平衡了,跟人家新上任的王馆长配合得很好。王馆长就主动给马奋棋让烟,软好猫咂上一口就是不一样,肠肠肚肚就像裹上了绸缎绵绒绒的。

  文化馆是个清水衙门,全馆就一部电话,搁在正馆长办公桌上,馆长本人连个长途都不轻易打。去市上开会一般都是馆长去。去省城西安就跟出国一样稀罕。马奋棋工作几十年了,只去过市上两回,暂且叫渭北市吧。王馆长把去市上开会的机会让给马奋棋。王馆长连办公室都没进,接到会议通知,在院子里撕开信封扫一眼,就随手递给马奋棋:“老马你就辛苦一趟,顺便看看儿子。”马奋棋的儿子在渭北市上大学,也不是啥名牌大学,可在王馆长眼里就等于清华北大,你听王馆长这话说的:“我能养你那么个娃,给个县长都不当,日他妈我的娃也算个娃,三天两头捅乱子,不是打架就是谈女朋友。”王馆长在边防待了二十年,把娃耽搁了,王馆长就发自内心地羡慕人家考上大学的娃娃,包括人家的父母,包括眼前站着的副馆长马奋棋。马奋棋连话都不会说了,马奋棋原本就是个农民,农民一激动就没话说只会摸后脑勺,马奋棋就摸后脑勺。毕竟是个有文化的农民,当上国家干部的农民,也顶多摸两下,脑袋就灵光了,开窍了,可人家转业军人王馆长迈着军人的步伐已经走开了,马奋棋自言语:“老王是个好人,绝对是个好人。”好人这个词再也不刺耳了。

  儿子马强太懂事了,入学报到不让家长送,家里只管半年生活费,从一年级下半年开始带家教养活自己。儿子马强上大二了。父亲马奋棋下午到市上,赶到学校正好赶上学生吃晚饭,儿子多打两个菜,粉蒸肉估计儿子也没吃过几回,父子俩客气半天,各分一半。儿子说:“爸,我毕业挣钱让你一礼拜吃一次粉蒸肉。”儿子的好不光这些,儿子还带父亲马奋棋去听学术报告。北京来的大学者,像渭北这样的小城市十年八年也请不到这样的学术大师。校领导全部出席,市上来一位副书记一位副市长。那天晚上整个学校除大门口的保安,全都挤到学术报告厅。马奋棋挤在学生中间,感到自己都年轻了,都成小伙子了。大师讲的是民间文学。大师终生研究中国民间文学,在海外都有相当的影响。马奋棋不由自主地掏出本本,认认真真地做笔记,身边的学生娃都在埋头记笔记,生怕漏一个字。马奋棋只念了个中学,还是文革时期,正正经经没上过几天学。当了国家干部,领导检查工作,他也跟风扬碌碡奋笔疾书,领导讲一句他记十句,此时此刻他感到笔太慢,抓不住大师的语速,大师讲十句他只能记一句。大师讲两个小时,离开会场时大家满脸兴奋。马奋棋就对儿子马强说:“这么高水平的报告会,你爸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回享受。”马强的同学就说:“你以为我们天天听这么好的学术报告会?几十年也是头一回,大师一般去西安,不来咱渭北。”马奋棋就告诉学生娃:“这种机会只有学校里有,叔连这个机会也没有。”学生娃就不吭声了。马奋棋就说:“叔就羡慕你们这些学生娃,叔要再活上一回,日死日活也要上大学。”学生娃们都静静地看着马奋棋,马奋棋是长辈么,马奋棋就得做出长辈的样子,在学生娃们的肩膀上挨个拍一下:“好好念书,把书念好比啥都好。”儿子马强和学生娃们把马奋棋送上班车。

  市上的会没啥意思。回单位给王馆长三言两语汇报一下,再交上几份文件,就回自己办公室取出本本子,一页一页翻看笔记,密密麻麻二十多页。其实不用再翻这些笔记,大师讲座的要点他都记得牢牢的。儿子马强和学生娃们把他送上公交车那一刻,他脑子就像放电影一样,把大师讲座的内容放了一遍义一遍。可以想象他的神情有多么庄重,眼神有多么专注。市上的会议他心不在焉,发的文件随便往包包里一塞,文化系统的熟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哼哼哈哈,就像个大领导,目中无人。坐班车返回县上时,他把本本揣在怀里,就像革命岁月里的地下党取回来了党的机密。现在他把这个机密拿出来,慢慢地品尝,多少有点仪式性了。内容都记在脑子里了,脑子也冷静下来了。用地下党党的机密这个比喻显然不合适,确切的说法应该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九阴真经”。

分享:
 
摘自:当代 2011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好人难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