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拉手还是心连心:什么是交流?


□ 黄 旦


  一八二五年,美国邮政总局成立了一个“死信处”,专门负责处理无法投递的信件,被人称为“邮件太平间”或“无头信收容所”。据估算,每年进入这个“太平间”的邮件多达五千七百万件。然而,让人心惊胆战的还不在于其数量,更在于“死信”这一称谓。它来自于基督教的一个观念:没有灵魂的信件,犹如失去了灵魂的人体,只能是一具尸体。
  不过,“活信”变“死信”总有其原因,纵然是“命”不该绝。契诃夫的“万卡”不知道在信封上写地址,就是一个例证。所以,彼得斯(Peters, J.)在《交流的无奈——传播思想史》(英文名为“Speaking into the air”,译为《对空说话》似更宜)一书中对“死信”极尽凄婉之笔,既非为“死信”鸣冤叫屈,亦非为之唱挽歌,而是他认为凄惨的“死信”,恰恰就是当前人际交流特有病态的绝妙写照。人类自身对此至今没有足够认识,差不多都成了“万卡”的爷爷。
  对于“死信”的疑虑,追根溯源,似乎可以在十九世纪詹姆士的《心理学原理》中找到轨迹,而且彼得斯也以为,交流危机在认识上的凸显,就来自于这个时期。詹姆士说:我们每个人都把宇宙分为两半,而且用同样的“我”与“非我”给这两半命名。个体意识的相互隔绝,成为人类既定特征。“思想之间的割裂,是自然界最绝对的割裂。”既然如此,所谓的交流沟通和意识共享,岂不就是痴人说梦般的可笑?倘若说邮寄信件变“死信”尚属无意之结果,日后或许还有补救的机会,那么,按照詹姆士的“我”与“非我”之界限,交流中的“死信”就是必然规律,任凭主观努力也是无济于事,因为谁能在“割裂思想”之间铺设桥梁?
  苏格拉底——古希腊的这位伟大哲学家以为可以。
  在柏拉图撰写的“Phaedrus”里,苏格拉底把交流等同于爱欲。爱与被爱是一种双向的互惠,就像“和风和回声如何从一个光滑结实的物体返回到发出的源头”,“他不知道,他在爱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就像在镜中看见自己一样”。既然爱可以经过双向回路,互通心曲,那么,在传达爱的同时,不就是成功进行了人际的交流?不就等于实现了心灵与心灵的交接?两情相悦的爱欲,使两个个体心心相印,“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相依相偎在伊甸园中。
  当然,苏格拉底不以为交流都是可以飞流直下,畅通无阻。不是爱欲式的口头交流就不行。交流的障碍来自于交流的手段或形式——文字和书写。写下来的字就像绘画一样,“你认为它们在说话,好像有理解力;但是倘若你想再追问这些字,它们始终是那个老样子,永远是那个意思。一旦写下来,每一段话都会到处滚动,它撞上懂的人,也撞上和它没有关系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它不知道应该对谁说话、不对谁说话”。这与爱欲不是一回事,而是任意乱交,是信息的撒播(dissemination)。所以,交流的成功要有手段的保障,亲切专一的口头问答式对话,是最佳渠道。只要手段得当,就没有打不通穿不透的意识“围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