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是一束引路的神光


□ 冬 语

  我一直都认为,世间是有真正的爱情的,真正的爱情存在于懂得爱的人的心中。可是,面对物欲横流的现实,真爱显得如此不切实际,我们不禁发出了种种的感叹。我们总会去思考,世界是物质的,人的意识是物质世界发展的产物,也就是说,我们一切意识都来自物质世界。然而,人是能够把握事物的本质和规律,能改造这个物质世界的。如同《北京文学》201 0年1 1期刊登的报告文学《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的女主人公二丫,为了爱情,苦苦守候1 8年,遭遇了人生重重困厄和打击,终于等到和心上人刘行军团聚,却又面临着更大打击——刘行军得了癌症,他们又一起抗争人世种种的不幸。但是,他们的生命获得了完整,他们真实的爱情,打破了这个浮躁社会中人们所追逐的那种快餐式的爱情的格局,仿佛一个爱情的神话,她为我们书写了一支古老而永恒的爱之歌。

  这使我想起一句话:美好的爱很稀少的。生活中,有多少没有爱情的婚姻存在,又有多少婚姻,为了利欲或另一种方式的爱,回执到白头。但我们都清楚明白,那不是爱情。可以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可以成立的,但却是不能与有爱情的婚姻质量相等,就像同样熟悉的一条小路,有的走出了诗情,有的永远走的还是那条路。当今社会,许多家庭面临解体或者已经解体的道路,像《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中的刘行军和前妻那样,无爱的婚姻,没有维持的必要。然而,现实中,更多的还在苦苦维持一种活着的必需,也有寻求精神刺激而有了婚外情的,这就形成了这个复杂的社会。

  生活在当下,我们除了追求生命的高度,更需保持灵魂的清洁度。宝马香车,金钱权位,永远是那些追求爱情快餐和短暂快乐的人的一种游戏方式,游戏过后,没有任何价值取向。我不知道为什么当今有的女孩会语出惊人地说“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这样的话。也许时代不同,人的价值观发生很大的变化;也许当今社会,是盏行二奶、小蜜的时代,我们古老民族的一种最宝贵的东西,正悄悄在我们身上流失。

  然而,我们始终相信,人世间存在这样一种至高无上的感情,它就是爱情。爱情人人都可能遇到,但不是人人都可享有。也就是说,不经过心灵跋涉的爱情,很难达到爱的制高点,便难以体验到爱情的巅峰价值,更谈不上真正享有;虽然许多人认为物质的就是爱情的,有了物质,什么都会有,随着时间的印证,显然,这是不能成立的,这样的价值观道德观沦丧为无。

  或许浮躁而奔忙的生活使得我们没有机会停下脚步,来看一看,想一想曾经和相爱的人刹那的心动。或许,人们为了活着,不得已放弃了心中曾经的纯真和美丽。一个朋友向我谈起他的婚姻,说当初自己找对象,就是为了找一个有文化的女性,他不曾感到和妻子之间有过的心动。我说那当初你们结合为什么。他笑了,然后说,世间有许多事难以说清,或许我们寻找的只是伴侣。生活中,有许多这样的夫妻,他们的结合仿佛只是为了一种使命。我还有个朋友,和妻子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和大多数夫妻那样,他们每天上班下班照顾孩子,完了就是睡觉,生活乏味无趣。但是,他们的夫妻感情很好,他们甚至为了再要一个孩子,而开了假离婚证。就在这样的时候,我的朋友却和别的女子发生了感情。我们暂且不用爱这个词,因为我一直认为爱情是神圣的,是不能和任何物质任何交易所等量。他和别的女子(我另一个朋友)有了情爱,两人秘密交往,很长一段时间来,倒也相安无事。但女方总觉得他无权无势,和他一起,自己挺吃亏的。一次我问她喜不喜欢他。她说谈不上。我说那你干吗还和他一起,你们这不是爱,分开吧。她说那他对我好,我不忍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