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苏牧教授:我看姜文


苏牧教授:我看姜文

  苏牧: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资深影视制作者。主讲“电影剧作基础”“电影编导基础”“影片分析”等课程。主要著作有《荣誉》《新世纪新电影》《太阳少年》等。
  《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已经证明姜文是中国最优秀的电影导演。
  在评述姜文的文章中,记者们还爱称姜文为“天才”,也有记者称姜文为“英雄”。
  我觉得,首先,姜文是一个悟性极佳的导演,或者说,姜文是一个为电影而生的人。仔细想来:现在许多从事电影工作的人,无论是导演、编剧、演员、电影教师……其实,他们跟电影关系很远,或者说:这是一个误会。他们的才华可能更大,他们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商人,一位优秀的科学家、一个颇有建树的“电影理论权威”,或者一位卓越的中国电影的领导者。只是他们和电影的关系很远。
  其次,姜文是一个真挚的、可以信赖的朋友。
  在关于电影的认识上,与那些纸上谈兵的,或者只讲究技巧、一味模仿大师的电影导演的观点不同,姜文对电影的理解准确、深入。
  “电影是表现自己。”
  什么是电影?何为电影?这是每个电影人必须回答的问题。许多人都会为此滔滔不绝、长篇大论。
  姜文的回答简单朴实:电影是表现内心,电影是在拍自己心里的故事。
  一次,姜文和我讲起这样一个事情。他在美国的时候,一次去一个朋友任教的大学看朋友讲导演课。朋友上课的时候,他不是讲什么高深的电影理论,而是让每个学生讲自己的故事。大家轮流讲下来,学生们的故事各种各样。最后是一个韩国学生讲,他的英文不好,他磕磕巴巴讲了他奶奶的故事……教室里的学生开始心不在焉,后来教室静了下来。最后许多人流下了泪水──这就是电影。
  “电影是拍心情。”
  电影是灵动的,电影是有生命的,电影是拍心情。
  记得一次去姜文家,我俩在很大的院子里相遇。事后,姜文讲应该怎样拍摄我们的这次见面。
  常规的拍摄方法是:先拍我走向姜文(镜头1),再拍姜文走向我(镜头2),再拍我们相互走向对方(镜头3、4、5……),最后拍我们二人握手(镜头X)。
  如果是长镜头的话,那么就始终拍我们中的一人,直到二人握手。
  姜文说:不对。电影不是拍过程,电影不是记录。电影是拍“见面”:“数年不见后,你见到我,我见到你。”所以,根本不该有两人相互走向对方的过程。就是远处一个行走着的苏牧,下面的镜头就是苏牧、姜文握手。
  再如拍摄开车去一个人的家。现在电影通常是拍这个人如何驾驶汽车,如何加速,如何减速,如何转弯,如何到达。
  电影不是这样的。电影是拍心情。我为什么去他(她)家,此时此刻他(她)在做着什么,见面的一刻我该怎样,他(她)会怎样,之后会发生什么……这才是人们想看的,这才是人们要看的。人是有心情的,观众在电影中要看的也是心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