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列女操


□ 张驰鹏

  强劲的北风呼啸了一整天,到晚上愈刮愈烈。丝丝寒风穿过老化的滑拉窗的缝隙,发出时断时续的呜呜声,仿佛一群孤魂野鬼在游荡悲泣。
  一望无际的沙湖边上,一座孤零零的三层楼房,裸露着被风雨剥蚀得斑驳的躯体。围墙内,衰败的杂草拥着一片有三十亩水面的鱼塘。这就是江湾市地方税务局沙湖养殖基地。虽说是个正股级单位,其实只有三个人──老李、老李的老婆和我。老李是地税局聘请的渔民,负责养鱼,他老婆负责做饭。夏秋季节,来这里钓鱼的客人很多,进入冬季,也就被人遗忘了。这里离市区太远,只有一条坎坷不平的石子路可走。没有电话,一台黑白电视机只能收到江湾电视台。一个月前,当我拄着拐杖跨进院墙的时候,老李夫妇着实吃惊了。寒冬腊月,谁愿意呆在这鬼地方呢,我这个只有一条腿的主任却选择这个季节来此上任。
  我很快适应了这里的孤寂。白天的日子还算好过,看书看累了,就和老李聊天、下棋、钓鱼。老李教了我一些冬天钓鱼的技巧,即便天气不佳,我也能钓上几条鲫鱼来。
  除了市局的几位领导和江滩分局的胡刚之外,谁也不知道我在这里,连我最亲爱的柳枝也不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她知道。为了显示出我的决绝,我没有给柳枝留下片言只语,只让胡刚告诉她,我到广州去了。
  最难打发的是漫长的冬夜了,无论我怎么努力,也不能把柳枝从记忆中抹去。我憎恨自己的懦弱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可就是逃脱不了记忆的魔爪。
  我忘不了那场车祸后柳枝在医院里陪我度过的日日夜夜。记得截肢那天,我处在崩溃的边缘,眼前天昏地暗,只感到曾经光辉灿烂的锦绣前程,就像那条被截掉的残肢,不再属于我了。失去一条腿,意味着我生存的价值已经大打折扣,既然不能站起来顶天立地干一番事业,还不如一死了之。我一言不发地开始了我的绝食计划。是柳枝流着泪水鼓励我,坚强些!再坚强些!是她用无微不至的关爱唤醒了我对生活的信心。
  接下来的日子,柳枝白天上班,晚上赶来照顾我。她说,等你康复了,我们去领结婚证。听到她的话,我的内心一阵痉挛:我的柳枝啊,你为我付出得还不够多吗?我怎么忍心让你陪着我,葬送一生的幸福呢?和我这个残疾人结婚,意味着你将终身与劳累、烦恼和贫穷结伴,你会变得面黄肌瘦、形容枯槁。如果真是这样,我将在痛苦和自责中煎熬一生。
  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对柳枝说,忘掉我,我们分手吧!话说出口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保持沉默,屋子里静得可以听见彼此心脏跳动的声音。柳枝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过了好久,才开口对我说:你以为,我们的关系是世俗的眼光可以动摇的吗?现在的你,虽然只有一条腿,但你有强健的体魄,有灵活的双手,有聪明的头脑。你仍然是江滩地税分局的分局长,尹局长已经答应为你装上最先进的假肢,你很快就能站起来,与常人没什么两样。我正要争辩,柳枝不容分说,打断了我的话:要我忘掉你,除非你能忘掉我,除非你能忘记我们的过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