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长书


□ 杭 之等


  再说“中国威胁”
  
  杭之
  亨廷顿曾经在两年前的一次讲演中,阐述了他的地域政治说。他认为当今世界的支配性霸权可以分为全球性的超级大国——美国,及地区性大国如俄罗斯、中国和日本。美国应该利用地区国家与地区大国之间的矛盾与紧张关系来对它们进行控制,以确保其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的位置。在他的视野中,中东问题不过是地区性问题。美国全球政治的策略应该是将穆斯林国家的问题交给其周边的地区性大国来处理。言下之意是,车臣的分离主义者,东突问题,本来就是俄国和中国的问题。美国可以在这种地区内部的纠纷和牵扯中,不费一枪一弹而坐收渔利。因此,亨廷顿认为美国无需更深地介入这一地区的冲突。对他来说,真正的挑战来自中国。在这次针对中东问题的讲演中,亨廷顿出人意料地宣称,今后十年内,美国最危险的关系是与中国的关系。亨氏的这一断言,并非一时兴致所至,信口开河,也绝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故作惊人之语。显而易见,这一说法的根源仍然是他的文明冲突理论。根据这一理论,东亚文化实质上是儒家文化,不可能被纳入基督教所代表的西方文化,二者对抗的趋势,在所难免(亨氏的东亚文明圈绝少通融妥协的余地,连韩国这样一个基督教人口众多的国家,也未能幸免)。当然,穆斯林与基督教的冲突由来已久,其惨烈血腥的程度,在历史上恐怕也无以复加。为什么亨氏在“九一一”这一历史性的灾变之后,反而将穆斯林国家降格为地区性的问题来考虑,并且反对美国的进一步介入?我想,这一方面是由于“九一一”之后穆斯林文化在西方世界失去了普遍的同情,更谈不上什么感召力了。另一方面,也由于穆斯林文化确乎拿不出像样的规范性的理论能够在价值问题上与基督教传统协商对话或分庭抗礼,自成一说,它在事实上已不可能构成西方世界的真正对手。更重要的是,这一地区除去石油资源以外,缺乏足够的经济实力和发展的潜能,它在国际领域中的地位,将随着石油的枯竭而变得无足轻重。明白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亨氏会将中国视为潜在的头号对手:一个由飞速发展的经济所支持的儒家文化,必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中形成美国所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他看来,中国的崛起,哪怕是和平崛起,也势必打破地域政治的内部平衡,从而危及美国至高无上的全球霸主的地位。
  当然,中东的事态并没有完全依照亨廷顿的设想发展。美国一意孤行,陷入伊拉克战争,几至无以自拔。不过,布什政府是否接受亨廷顿的中东区域说,对中国来说并不重要,因为亨氏上述的地域政治想像再一次表明,文明冲突说的逻辑结论必然是也只能是中国威胁论。伊拉克战争不过是暂时绑住了美国的手脚,让中国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在美国总统竞选年的政治敏感时期,无论是伊拉克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舆论怨声鼎沸,以至于布什当局不得不挑起台海事端以转移公众的视听,并重新打造其战时总统的竞选形象,来确保连选的成功,还是美军从伊拉克顺利撤军,腾出手来重新部署它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力量,中国威胁论都会被再一次摆到美国政府与舆论的桌面上,成为热门的话题。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威胁论并不仅仅表述为中国如何在经济、军事和政治上构成了对美国的挑战,而更经常的是体现在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全面批评。这些批评的声音,在近期美国的主要媒体,尤其是报刊上,一时炒作得相当火爆。它们各有侧重,分别呼应某一社会阶层、集团和宗教组织的关注与利益。因此,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当然,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美国内部的各种利益也并非协调一致。如何因势利导,逆转冲突的态势,似乎仍有运作的余地。不过,我们不要忘了,布什总统上任伊始,便在参众两院的讲演中,明确无误地将中国列入了他的邪恶轴心国的行列。美国政府重奏这一主旋律,看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想起了《死水微澜》
  
  郜元宝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一些长篇,做学生的时候大部分只是浏览,实在已经印象模糊了,这中间就包括李人先生一九三五年发表的《死水微澜》。最近碰巧借到四川文艺出版社一九八七年的“汇校本”——用一九三六年初版为底本而校以一九五五年作家出版社的作者修订本——花了一个晚上读完,不免要发一些感想。
  修订本主要的改动,是把初版大量成都官话与方言换成五十年代普通书面语,我觉得真是大可不必,因为成都官话和方言并不难懂,再加上作者原来的注释,完全有资格作为文学语言而独备一格。改成普通书面语,味道全失。好在修改之前的用语都保留在作者的注释中,这样对照着读下来,也别有一种滋味。
  作者在内容上几乎未做任何改动,不像某些作家大肆修改旧作以跟上时代,这无疑是值得庆幸的。
  许多文学史教科书提到《死水微澜》,一般都说是反映义和团运动前后四川社会“袍哥”和“教民”的摩擦,其实那只是故事的外部结构。作家花大力气描写的,乃是辛亥革命之前完整的晚清社会各阶层众生相,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沉溺在各自的尘俗生活与欲望中,没有一点宗教超越的因素——一般人,比如贪恋男欢女爱而乐不思蜀的罗歪嘴与邓幺姑固然没有宗教信仰,而小地主顾天成之所以“奉洋教”,也只是想借洋教“师母”的力量报复曾经在赌场设局坑害过他的仇人罗歪嘴,恩典慈爱,何曾降临到他头上。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