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这样的角度看世界


□ 邓洪菱

2005年1月24日早7时55分,首都机场,飞机在机车的牵引下和登机通道缓缓分离,渐渐驶进跑道。空姐们带着最迷人的微笑在过道内完成了各种讲解和演示。一切就绪,机翼下的引擎高速飞旋,约35秒后,飞机离开了地面。
那一瞬间,心里一沉,身体第一次这样完全脱离地面,感觉很异样。是一种兴奋,是一种振翅腾空、与鸟齐飞的快感。又是一种不安,双脚离地的放逐,无所着落的恐慌,后脊梁一股寒气用上脑门。终于可以体会什么叫脚踏实地,也就有几许明了天空中翱翔的飞鸟甚至不惜飞越几千公里只为了寻觅一个安逸的栖所。人这一生游荡太久,身体的游弋尚可安享,心灵的飘忽却不能承受。所以不能逃离,放逐别人就是更可怕的放逐自己。
北京的这个冬天来得很晚,但却一来就气势逼人,一连几场雪,下得天寒地冻。随后的凛凛烈风狂放不羁,大地所留下的就只有眼下的一片苍凉。很幸运,我拥有一个靠窗的座位,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俯览。这天北京的天气很好,地面上的景致清晰可见。飞机在不断的爬升,食欲也随之扩展。山顶沟壑间残雪尚未消融,在阳光下白得那么骄傲和干脆。平坦的农田里偶有大面积的水塘,也全都封冻结实放射出炫目的光芒。肃清的基调,灰黄的底色,叫人一阵寒颤。高速路上甲虫般奔跑的汽车,麦地里若隐若现的嫩绿,游云在地面投下的幻影,这才舒缓一口气吸。山脊能看出雕凿削刻,沟谷能看出联网结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原来如此。
当窗外的景象始现迷蒙,机身不时的轻微颠簸,飞机已经在穿越云层了。所见的是烟雾缭绕,意象中的气流便在眼前具化,分不清何为高低何为方向。转眼之间,万息瞬变,数道金光直射入机舱内,天边一个明亮亮的太阳等候在那儿。天空骤然明朗,蓝色和白色主宰了一切。它们分势而立,却又相得益彰,让日光融融在其间涂染亮彩也模糊界线。
此时脚下的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除了绵延不绝的云还是深不可测的云。色调白,白得甚至再敏感也难以察觉出轻微变化。猛然间,像陷入了一种视觉盲区,面对这样的单纯极度不适,迷失了可以依赖的原点。我闭上眼,想让自己舒缓一下这种不适。就听得身后的乘客在议论,说那云有起伏变化,就像地面上的山梁沟谷。于是,我又赶紧睁开眼来搜寻着。可不是吗?那云分明是如此丰富的形态。这边还是层层铺卷如顷刻凝结的翻腾巨浪,那边却又陡然下坠似悬空固步的雄浑飞瀑。这儿婉蜒巍峨起崇山峻岭,那儿纵横坦荡开一马平川。悬崖峭壁、险峰深渊,但凡这世上所见,在此处,在这茫茫云海之中无所不有。只是它们更轻盈、更灵秀,没有了繁华瑰丽的色彩,没有了喧嚣热闹的声响,存在的只是一个形象,一个或许转瞬即变的形象。你无法靠近,不能抚摸,倘若伸出手,抓到的也只是根本都看不到的晶莹剔透。
由衷赞叹,自然的神奇伟大。它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创造出意想不到的事物。人类文明几千年,沧海桑田、天翻地覆,已经把地面改造得面目全非。高楼耸立的城市,一跃成为颐指气使的主人。它发发慈悲在自己身边圈出几块自留地,所谓保护区。于是上天轻蔑地一笑,要知道只需轻轻地挥挥手,一切又都回到终级无序从头再来。人类文明最大的成果大概要算是使社会的高度有序化吧。此间,也对自然加以改造,将它也尽可能的纳入这种秩序。然而到底这种成果是否值得炫耀呢?在规矩的社会中,有太多可遵循的坐标。这零零种种的坐标究竟是更好的规范了人们的行为,还是彼此充满矛盾冲突使人们更混乱更迷茫?不敢妄下结论。只记得在电影《海上钢琴师》中,主人公1900终生不曾离开大海。当他有一次终于决心要上陆时,却站在轮船的悬梯上迟疑了。面对楼林人潮,面对霓虹炫彩,他看不到尽头。他需要有尽头,需要知道起和终。他说就像钢琴上只有88个键,他能在这88个键上演奏出无限的音乐。然而城市没有尽头,这样的钢琴太大,他甚至不知道从何弹起,因为根本无从下手。所以他回到船上,回到海上,他可以找到海天交接的尽头。
一直以来,我们总在参照这样那样的原点,总是习惯明确道路的来去,却不曾想到会在这其间迷失。于是惊恐不已,手足无措,以最快的反应抓住身边最近的指示标,然后安下心来继续前行,可是这个指示标真的正确吗?不曾想,不敢想,害怕这一想就混淆了既定的准则,所以就走吧。
还是要赞叹,人类的智慧所创造的神奇伟大。倘若不是如此,我就不可能有机会在这几千米的高空,在这云层之上胡思乱想。在这里,飞机的航线是隐伏的,导航的指示也更依赖于自然的力量。在这里,一片茫茫云海吞没万物,让你不得不从原始的混乱中重新寻找并审视所必需的熟悉。在这里,可以看到天的尽头,太阳悬挂在那儿,告诉你是你在围绕着它运动。在这里,天地间只存在一个巨大而单纯的原则,一切都应在动荡中平衡,否则将遭受彻底的颠覆。在这里,可以让自己完全的沦陷,完全的迷失,然后有感于自己的渺小,以便重新给自己定位。如果可以,将来我一定要找机会到海上漂泊几个月。我想,辽阔的大洋一定和这云端有极大的异同之处。在那儿,我是否又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是否也会像1900般迷恋那个尽头。人这一生,其实都应该体验一下飞越云层和漂泊大洋的生活,因为从这样的角度看世界真的很不一般。
11点过,飞机已接近南宁上空,再次穿梭云雾,缓缓下降。一眼的阳光灿烂,景色也焕然一新。潺潺流水,绿树青山,南方一年四季不变的乐章。下飞机时,地面温度21℃,三个半小时前离开北京时还是-4℃,果真是从北到南的跨越,好大的温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