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又见陈一文(随笔)


□ 黄仁柯

  2007年7月9日,浙江省作家协会、桐庐县委宣传部组织《浙江作家看潇洒桐庐》文学采风活动,邀请我参加。上世纪80年代末我到桐庐,曾听一个文学朋友说起元人俞颐轩,说起这个曾在桐庐当过3年典史的文化人有一首咏“桐君山”的五言绝句,其中两句就是:“潇洒桐庐郡,江山景物妍”。虽然对俞颐轩知之甚少,典史的官衔也着实算不了显贵,但“潇洒桐庐”几个字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富春江水的波光粼粼中,我生发了好好写一写“潇洒桐庐”的萌动。
  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我的关于“潇洒桐庐”的文字,依然暂存在脑海中。并不是懒,也不是因为有那么多吟桐庐山水的名篇大作挡在那里而畏难,而是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有找到“潇洒桐庐郡”的“核”。正因如此。当省作协的同志邀请我参加“潇洒桐庐”文学采风活动时,我毫不犹豫就应承了下来,我相信桐庐的秀山丽水一定能给我以新的打动。
  但没有想到,这次打动我的,竟然是来自博物馆那匆匆的一瞥,来自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陈一文!
  
  (一)
  
  按时序排列,这是我第三次“见到”陈一文。第一次见到他是1991年4月5日。当时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要编撰一部《西子魂——杭州十四英烈传》,由市委宣传部部长史济煊任主编。我忝列编委,分工撰写夏朋、马政三两位烈士。马政三与陈一文都是上世纪30年代发起组织建德暴动的主要骨干。我在采访马政三女儿马梅仙时听说了他,知道这个一米八的汉子当年是个摔跤能手,在建德洋尾一带,没有一个人摔得过他;知道在建德暴动发起之前,村子里演社戏,国民党警察到村里抓他,齐巧在田畈相遇,还没等警察掏枪,他的大手就死死地掐住了警察的脖颈。后来他和马政三逃到外地,为了不连累乡亲,他还给国民党县党部写了一封信,说“这个警察是我们的同学好友,我们把他带走了。”县党部当然明白这个“带走”暗含杀机,于是指派20几个警察顺兰溪江沿江滚钓了三天,最终也没找到警察的尸首。
  我的眼前立时浮现出一个孔武刚强的壮汉模样。于是,我走进了陈一文在上海吴兴路的寓所。
  这时的陈一文已改名陈流,86岁了,脸上浸满了岁月的沧桑,一米八的身躯,似乎也佝偻了许多。可是仍然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清晰,语音洪亮,每说到激动处,还会兀然起身“指手画脚”,尽显当年豪迈。他有心脏病,如此激动,自然惹得夫人不快,说讲好了不激动,怎么又激动了?于是他就笑,说知道了知道了,不激动不激动,可再说到动情处,又总会故态复萌。
  就是通过那天的谈话,我知道了分水暴动,知道了在风光秀美的“潇洒桐庐郡”,还曾经发生过那样惨烈的一幕。
  
  (二)
  
  按照过往的思维定式,分水暴动当然是“立三路线”影响的“产物”了。《浙江党史大事记》关于分水暴动的记载就寥寥数语,甚至连这次暴动的实际组织者陈一文的名字都没有出现:“1930年8月26日,在分水县永安区委领导下,毕浦的100多农民携带鸟枪、大刀、竹叶枪等,捣毁了区公所和警察所,打击土豪地主。不久暴动被镇压,区委书记祝光涛等人被捕牺牲,党组织亦遭破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足迹》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足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