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硬伤



  汽车行驶在浩荡的玉米地夹逢中,车尾掀起一溜尘土,车窗上探出半个头,摇摇晃晃一伸一缩向外面张望。大地的庄稼正一片片被人们割倒,那些挥镰的人就像是理发店里的剃头匠一样,给庄稼地剃出狼牙锯齿的一条条道子。秋天什么样,不用多看也能感到镰刀割杆的欢快声,春喜远远瞅着地里的人影,寻找着那熟悉亲切又因春喜的心情而扭曲成麻花状的一张脸。
  关家屯七姑八姨的那些张嘴,纠纠纠,嗡嗡嗡,树满含笑跑在前面,招手让春喜快过来,春喜刚要跑过去,脚却像生了根一样,再一抬头树满正和一个人手拉手走着,那个人不是福财吗?春喜激灵一下醒了。又是这样的梦,福财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树满怎么可能饥不择食呢,真的会像别人说的那样?
  春喜回过神,看看手里这精致的两个包装袋,快过中秋节了,磨破了嘴皮子,装卸队长才算点头给几天年休假,在超市里挑了四斤月饼给老丈人送一半家里留一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镇定,但必须得弄个究竟,堂堂七尺男儿要活得响快和有骨气。家里到底什么样了?是不是一进家门就会让人不堪入目,那时会怎么去面对呢,把刀从福财的前胸刺进去从后背出来,现在真想杀人,可为了那么个人我值吗?又怎么对待树满呢,打得她跪在地上求我,不行,不能对自己人动粗。那么大度些,开门见着愣装没看见,或说我不该回来而后转身就走,永远不再回来,也不行,这样太窝囊,让村里人讲出评书来,以后还怎么回关家屯,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车咣当一声,春喜一个前冲,下巴磕到前面椅背上。春喜说怎么开的车呀,当你们家院里练刹车呢。我们家院可比这宽敞,别人没脾气咋就你气壮呢?春喜横愣司机两眼没出声,还有更重要的事呢,没工夫和他计较。
  走到赵二姑家的大门前,春喜看赵二姑一个人在院子里扒玉米,她抬头看到春喜愣了一下神儿,马上站起来大声和春喜打招呼,春喜怎么这时才回来?噢,来呀大黄,看看谁回来了?大黄是二姑家的狗,原来对邻居春喜总是摇尾巴,今天大黄却一通汪汪叫。赵二姑大声说,看你总也不回来,连大黄都认生了。说完这话就探头探脑地开始往后院春喜家门口张望。春喜笑笑说二姑忙呢,就看树满趿着鞋扎煞着两手跑出大门来,站在大门口一动不动。春喜把月饼交给树满说单位放了几天假,回来帮你,家里雇到人没?边说边往家门口张望。树满说地里收得差不多了,还有点没……没等树满说完,春喜一下站住了,抬头看见福财正从屋里走出来,心里“咯噔”一下,像经了过堂风的烛火,晃悠好一会才稳当。难怪人家背地里扇冷风,看来真他妈有故事呀,要沉住气,我倒看看他们俩是怎么演双簧的。
  大哥回来了。
  自己的家咋能不回?春喜还是没憋住心底的火气,话语明显有点枪药味。福财一时没了话语,三人一起进屋,桌子上两个扒拉一半面条的碗,一碟咸黄瓜。
  怎么让人家干吃咸菜呀?
  这不挺好嘛。
  你家的地收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